您当前的位置 : 东北网  >  鹤岗新闻网  >  艺文空间

那段经历,培养了我们吃苦耐劳的精神

//hegang.dbw.cn  2018年08月20日 10:06:33

孙  静

 

  满怀热望,满怀理想,昂首阔步到边疆!伟大祖国,天高地广,中华儿女志在四方。哪里最艰苦,就在哪里奋发图强;哪里最困难,就在哪里百炼成钢……这首豪迈、有力、朝气蓬勃的歌曲,是影片《军垦战歌》中的插曲《中华儿女志在四方》。

  上世纪六十年代,这样的歌曲和一些反映邢燕子、董加耕等知青事迹的报告文学、通讯,给当时正在上中学时的我们带来了很深的影响。

  1968年的知识青年上山下乡,我也义不容辞地成为北大荒广阔天地中的一员,来到鹤立河农场二分场开始了知青生活。

  这里的环境当时很差,住的、吃的及劳动条件都比较艰苦。但我们对这里的一切,仍感到很新奇。

  乡间的住房是简陋的,可像劳改农场这种特殊结构的住房还很少见。房子四周被土墙围着,墙上有铁蒺藜和四角的岗楼,院子里还有探照灯。我们的宿舍也别有“风味”:靠门口右侧的小屋有用来烧水洗漱的大锅,旁边是装水的大缸,里边是住宿的地方,那长长的对面炕和排列在炕沿下的炕洞,显得房间特别大。这么大的宿舍我们轮流值日,记得我第一次值日时,还不会用稻草烧炕。点燃后就蹲着用棍子往炕洞里填稻草,可能填多了,突然从炕洞里蹿出火来,因为丝毫没有思想准备,我被吓了一跳,用手一摸,头发竟也被火燎了不少。这才知道,原来烧火炕也是一门学问,也需要学习。

  宿舍由于人多自然人声嘈杂,晚间休息不好,再加上那讨厌的蚊子来凑热闹,成群结队地在你耳边唱着只有它自己懂的调儿,还乘你不注意偷偷向你袭击,咬得满身是大包。伴随着蟋蟀一声声有节奏地鸣叫,睡着觉起码也已半夜了。到后来由于我们一天的劳累,它们的伴奏渐渐已成了我们的催眠曲。

  刚下乡时,大家在一个食堂吃饭,因为人多,去早了要排长长的队,一半会儿也打不着饭,去晚了饭菜就全凉了。后来各连队成立了食堂,但做饭的质量很成问题,做的总是夹生饭,米饭像鱼子一样,菜咸一顿淡一顿。也难为了这些小小的炊事员,他们从没做过饭,即使做过饭,谁家也不用这么大的锅。虽然饭没有家做的好,伙食也很单调,但没有一个知青挑剔。大家当时都抱着一个念头:我们是到广阔天地劳动锻炼的,不是来享受的,还能有什么怨言呢?

  后来在场部领导的关怀下,生活环境有所改善,知青也慢慢地学会了生活。

  在这里,我们担负着不同的工作:有的种水稻,有的种蔬菜,有的开拖拉机……我当时被分到负责分场蔬菜的连队,主要任务是种菜和下菜给各个连队。负责我们连队的连长叫刘世俊,老连长是河北人,说话很风趣,当年就是他和老农工指导我们学做农活儿。农场的一套庄稼活儿对于刚出校门的我们,困难是可想而知的。最让我们感到困难的是锄草,尽管刘连长带着我们一块劳动,还亲自做了示范,我们也学着他做,有时还是把苗锄了草留下了。面对那长长的一垄又一垄的菜地,还不到垄头,腰就痛了,一会儿就得捶捶腰才能坚持下去,手上也起了泡,磨出了硬茧。晚上躺在炕上,好像骨头散了架一样。到了夏天收获的季节,我们出工很早,迎着曙光,踏着珍珠般的露水,来到菜地给各连队下菜。虽然蚊子特别多,劳动很累,但看到我们辛勤的劳动化为物质性的果实,那收获时的喜悦心情真是难以形容,特别愉快。

  到了冬季,其他连队往地里运肥,我们在菜窖里工作,储存备用的白菜、萝卜、土豆,那菜窖很大,像房间似的,里面也有照明,高高的长梯竖在窖口,由于菜储存的多,白菜需要反复倒垛,萝卜则要削缨,土豆要掰芽,虽然不是重活儿,但工作环境太潮湿,身体活动范围小,空气又不好,时间长了难免腰腿疼。这种工作要持续4个月左右,这些工作都是我们劳动锻炼的课程,从中学会了收藏备用菜的方法。

  我们的连队都是南北方的女知青,虽然生活习惯、方言不同,但我们能在生活、劳动中互相帮助相处的很好,成了很要好的朋友和战友。

  就是在这个连队,我有幸结识了著名作家张抗抗,她生长在西子湖畔的杭州。人长得很秀气,高高的个儿,梳着长长的辫子。她眼界非常开阔,普通话也讲得很好,又平易近人,我们都特别喜欢和她在一起。所以,无论在田间地头休息还是午休,我们都喜欢听她讲故事,讲她家乡的名胜古迹和富饶的物产……她幽默的话语,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北大荒的知青生活过去了,那段经历没有给我们带来任何惆怅,反而锻炼了我们正直、刚强、坚毅的气质,培养了我们吃苦耐劳的北大荒精神,有了这种精神,知青们在各自的岗位上发挥着光和热!我也一样,在教育这片沃土上辛勤地耕耘着,成为一名优秀的园丁。

  寒来暑往,年复一年,五十年过去了,我们也从青年步入了老年,可那时的记忆,仍然那么的难忘!那时的故事,如今回忆起来,仍是那么的温暖!那时吃过的苦,后来也都化成了我们内心的一种力量。

作者:    来源:鹤岗日报    编辑:苏德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