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东北网  >  鹤岗新闻网  >  艺文空间

写姓名

//hegang.dbw.cn  2018年08月21日 10:11:28

郭少新

 

  1962年3月初,刚8岁的我被父亲稀里糊涂地送到了第五小学。我们家孩子多,父亲上班,母亲斗大的字不识,听说就认识一个字:勺,饭勺的勺。对于阿拉伯数字我只能从1数到10。

  我傻呆呆地站在班级门口,一动不动等待老师安排座位。叽叽喳喳的同学问,都开学四天了,你咋才来?我不知咋回答他们。老师来了,给我安排唯一的空位,原来同桌的他是个瘪鼻子。我搭眼一看,其他同学都是男女生分成同桌,唯我和他都是男生,看来是别人嫌弃他鼻子畸形。也是,他的两个鼻孔朝上翻着,鼻腔里总像塞了个棉花团,喘气显得异常费劲。

  上午最后一节课,老师布置作业让写拼音字母a、o、e,每个字母写一行,我在粗糙的黄纸本上照葫芦画瓢写完就要交。老师让把自己的姓名写到本子上,我不会写,就看同桌他咋写,他很快写了“王子安”,我也一一对应写:王子安。

  第二天老师发作业本,同学们都兴高采烈拿着自己的本子,如刚出壳的鸡雏,欢喜的不得了。我的作业本却没着落。举手跟老师说,没有我的作业本。找找看,老师说。结果发现作业本在我同桌的桌面上,我一搭手按住我的本子,这是我的本。他说,谁让你写我名了,连自己的名都不会写,真完蛋!他鼻息不畅,憋哧憋哧地说。

  这是我第一次上小学,凄惶中我不知道自己是咋回的家。当天晚上就开始发高烧,而且高烧不退。父亲知道不能再挺,就三更半夜连跑带颠送我去医院,结果是急性伤寒病!大夫扒我父亲耳朵低声说,这病整不好是要命的……父亲吓的诚惶诚恐。

  结果,我上了一天的小学就辍学了。

  随之而来的是我持续39度的高烧不退,我当时就知道全身热的难受,发疯想喝凉水。第三天开始倦怠不想动,精神萎靡不振,就想睡觉。随着病情的发展,逐渐呈现苍白面容和消瘦体质。家里人都吓的不行,多少天来父母轮流背我跑医院,总算把我的命保住了。

  后来听大姐说,班主任还把那个王子安批评了,说他欺负新来的同学,结果人家不上学了。还有个同学帮腔说就怨他瘪鼻子,把人家吓出病了,这知道完全是冤枉人家王子安呐!伤寒病是由伤寒杆菌引起的急性肠道传染病,病菌已经潜伏我身体,只是我不会写自己姓名,急火攻心导致病情发作。

  经过几个月的治疗,我的病渐渐好了,我一门心思想上学……

  转年3月,父亲把我送到离家稍远的实验小学,实验小学是全县最好的小学。我暗暗咬牙,一定要会写自己的名字,还要会算数,会写好多好多的文字。

  期末考试结束,老师在黑板上开始排大榜,结果我排全班第一,科科一百。老师表扬我,我垂下头想起了那个王子安……

作者:    来源:鹤岗日报    编辑:苏德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