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东北网  >  鹤岗新闻网  >  艺文空间

读书的童年时光

//hegang.dbw.cn  2018年08月21日 10:12:10

李甫辉

 

  在我50年的生命历程中,有许多难忘的阶段。现在想来最难忘的,要数小学在知青点度过的五年级时光了,可以说开启了我整个人生的追梦之旅。

  那时,我在家乡的刘岭小学读书。刘岭小学其实是建在刘岭村腹地坡岭上的一排土砖房,共六间,中间是老师办公室,两边五间教室,五个年级五个班。前面很大的是操场,操场前是白墙灰瓦的大队部。在校舍及大队部屋周围挺立着高高的白杨树。

  我们读五年级时,为了使毕业班有一个安静的学习环境,学校把我们搬迁到校后面,两里开外的刘岭村原知青点去住读。知青点原是城里知青下乡劳动的住所,前后两排红黄色的砖瓦房,左右两侧附带建有厨房和厕所等。知青们早已回城房子再无人居住,就为学校所属,前排做老师宿舍,后排的空房就成了我们毕业的学习区。

  很快安顿下来后,我便专心投入到学习中去。早在小学三、四年级的时候,我就对学习产生了浓厚的兴趣,成绩在班上一直都是名列前茅,尤其是数学特别出众,这时更努力学习了。上课时我如饥似渴地听讲,不放过老师讲过的每一个知识点,课下我更沉醉于学习中。那时人手一本《小学数学习题集》,里面有很多很难的应用题。要用初中的方程才好解出,我却总能通思考列算式解出,每次算出,与下面的答案一对照是对的,我就欣然自喜,有一种创造的成就感。我还能用简单图形的面积和体积公式推算出复杂图形的面积和体积公式,终日痴迷在奇妙的数学世界里,其乐无穷。

  知青屋左边坡下有一个很大的土场,场边堆有一个稻草垛。课外时候,我和同学们有时在草垛间尽情玩乐,有时在场上盘起大腿用双手抱了对碰。秋阳朗照的下午,则在附近坡上农人收获后的花生地里觅寻遗漏的花生吃。禾场东南角有一口堰塘,堰边长满水草,堰水清粼自然。堰堤下有大片的农田,田沟里小鱼小虾、泥鳅黄鳝很多。有一次,我们竟卷起裤腿,下田沟里捉鱼了。我们那时实在太快乐了,简直不知道这世上还有什么叫忧愁。

  五年级的时光即将过去,我们就要小学毕业了。1980年5月,我们班参加吴岭片四所小学的毕业统考,结果刘岭小学声名大振,数学语文双双遥居全片第一,我的数学也是全片第一。还记得语文老师和数学老师抱着试卷来分发的情形,他们满脸荡漾着欢欣。

  一个傍晚,临近毕业的我,特散步到堰塘上方的坡岭草坪地去放松。我望着即将别离的红黄知青砖房、梨树松林,想到美好的人生理想,一时踌躇满志,对未来充满无限的向往,又对这欢乐故地依依不舍。

  今天的我成了一名人民教师,杏坛执教已经快三十年了,童年的理想早成泡影。但我始终忘怀不了知青点那几间早已拆去的红黄砖瓦房和那片坡岭地。几回都在梦中忆起在那地方的学习情形,那些厚爱满怀的老师,那些友善质朴的同学。前些年,故乡老屋还没有拆除,我每年寒暑假回老家时,总要步行几里地到那地方看看。在早已成为庄稼地的知青屋原址,我盘桓辗转,感慨万端,脑际又浮出那天真烂漫的读书时光。

作者:    来源:新华社    编辑:苏德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