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东北网  >  鹤岗新闻网  >  社会新闻

一场生命之约 一次人生聚会

//hegang.dbw.cn  2018年08月27日 10:48:34

 

——长水河、鹤立河知青上山下乡50周年侧记

 

记者 田琳

 

知青们再次唱起《革命人永远年轻》。

穿越50年的相聚,开心不已。

看到多年未见的乡友,他们激动地拥抱在一起。

老乡友一见,双手一握,便会想起许多的快乐往事。

 

  2018年也许是个普通的年份,但对一些有着特殊经历、特殊追求、特殊回忆的人来说,这是个特别有意义的年份。

  曾经在北安长水河农场、鹤立河农场下乡的知青从祖国四面八方赶回鹤岗,分别相聚于鹤岗,参加这场跨越50年的生命之约和人生聚会。

  7月30日上午,九州国际酒店宴会厅座无虚席,气氛热烈,台上激情高歌,台下激动万分。舞台两侧挂着对联:昔日战天斗地结友谊,今朝欢聚一堂情未了。300多名七旬左右的老知青欢聚一堂,他们穿着印有“知青”二字的红色T恤坐于台下,虽头鬓斑白,步履蹒跚,有的甚至拄着拐杖才能站起来,但他们的心情万分激动与感慨,心有千言万语,却不知从何说起。整个宴会厅,都弥漫着感人肺腑的相认场面。

  8月11日上午,在向阳区锦江春大酒店宴会厅,也是一个同样气氛热烈的场面。台上立着“鹤立河农场二分场上山下乡50周年聚会”的背景,台下坐的也是穿着印有“知青”字样的红色、绿色、白色T恤的老人,他们每个人都激动万分,女乡友流着热泪通过挂在胸前的名签辨认当年的伙伴,男乡友则通过面部轮廓寻找曾经的兄弟,一阵相互拥抱,到处都是“真的想你”的话语。知青们在台上和声高唱《五星红旗迎风飘扬》《革命人永远年轻》等歌曲,歌声中依然能感受到他们的激情澎湃和昂扬斗志。

  一样的场景,一样的歌,一样的人,所有的知青仿佛都回到了从前,只是时间已过去了50年……

  “广阔天地”中的磨砺岁月

  50年前,鹤岗火车站,列车的呼啸声响彻天际,车站喇叭中放着革命歌曲《到农村去》:“到农村去到边疆去,到祖国最需要的地方去,到革命最艰苦的地方去……”这支歌激励着每一个知青的心。上百名十五六岁的男女青年胸带大红花,背着行李,响应祖国的号召,踏上了下乡的列车。这时,青年们的内心就是怀着到“广阔天地,大有作为”这一梦想的。那时他们还是学校的学生,是第一次出远门,第一次离家生活。

  北安长水河农场知青孙洪斌回忆,“那是我第一次离家,很兴奋,也很激动,父母虽不舍,也送我去了,当时我们每个人手里都捧着红宝书,坐一夜的火车,颠簸到了农场。到那儿以后傻眼了,远远望去荒野一片。原来,长水河农场是个劳改农场,宿舍相当艰苦,四处漏风,一个房间能住120多人。我们刚去的时候已近冬天,墙上结着冰,喝的水都是井下的冰水。还是个孩子的我们不会做饭,也不会点炉子,为了生存,硬着头皮才学会。”

  年龄稍大一些的刘静东今年72岁,她下乡时22岁,回想起当年的情景依旧历历在目,“当时,我做女生连的副连长。我们女生怕冷,冬天冻得睡不着觉,为了取暖,我们自己上山打柴,扛不动就拖回来。生不着火,连饭都吃不上,水也紧缺,每人只限两杯。但这些还不是我们最艰苦的,当时我们每个人都得下地干活,春天还没开化,我们就得下水插秧。快到冬天,地已经是一层冰,我们也得下水收割。很多女生都在这时候患上了风湿病。不过我们年轻,心存梦想,即使环境艰苦,也有把农村建设好的志向。我们连是全农场的示范连,内务就如军营一样整齐。”鹤立河农场的知青栾殿国回忆说,“鹤立河农场离鹤岗市区近,感觉下乡特别光荣。到了农场,我们住在50米的大炕上,你挨着我,我挨着你,非常挤。初到农场,我们的伙食还算可以。两年后,因遭遇洪水没有多余粮食,我们只好吃返销粮度日,确实有些艰难,馒头是黑色的,天天吃高粱米、小米饭,大头菜汤,对于高强度干活的我们来说,根本吃不饱。到地里干活,腿上绑塑料布,下到冰水里收稻,一干就是一天,出一身汗,衣服后背结一层冰霜。”

  长水河农场的知青李东青说:“我们当时最期待的就谁家里来信,我们都一起读,读完再读一遍,总也听不够、看不够。到了中秋节,母亲给我寄来了月饼。我就把月饼分成好多块,每人分一小条,大家一起吃,即便就尝个味儿,也觉得幸福。我还记得,过年我们分饺子吃,因为没有锅,也没有炉子,我们女生就把冻饺子装铁饭盒里,放在炕洞里煮。一次煮八个,两个人分着吃,吃了一下午才算把13个饺子吃完。那时的饺子真是好吃极了。”

  ……

  知青的故事,说也说不完,讲也讲不尽。回忆起来,他们在品味艰苦的岁月中,也品享着人生的收获。可以说,每一个知青都经历了那个艰苦的岁月,但每一个知青也正是在那个艰苦的岁月中磨练了自己,成长了自己,激励了自己未来的路。

  “知青之旅”的多重效应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当时的知青都是正在上学的学生,他们有即将高考的高中生,也有初二、初三的初中生。他们热爱读书,渴望获得知识,都想拥有一个不错的前程与工作。有的人认为,下乡耽误了自己的前程。但更多的人在回忆中感到,正是艰苦的生活磨练了他们的意志,当他们在返城参加工作后,在各自的岗位上始终保持着不畏困难、迎难而上的精神,并在工作、事业和人生成长中取得了丰硕的成果。许多人都在不同的岗位上成为骨干、脊梁,其中不少人成了领导干部,有的成了学者、画家、作家和老师,还有的在改革开放的大潮中成了有所作为的商场精英。每当说起自己今天的成就,他们仍然念念不忘当年艰苦岁月的淬炼和乡友们结下的真挚友情。

  来自上海的知青鲁铁军讲诉了自己的经历。“我本是南方人,根本过不惯北方的寒冷生活,不过当时农场职工与鹤岗知青,过年给我们送饺子,生病给我们煮鸡蛋,让我们感到很温暖。下乡的生活虽然很艰苦,也慢慢地适应了。我母亲是领导干部,她希望我能到乡下去,给职工做个榜样。于是,我在长水河农场一待就是十年,我还在农场成了家,娶了哈尔滨的知青做媳妇。直到我30岁时,才回到上海。因为年纪大,多年没摸过书本,参加不了高考。后来接了母亲的班在商场做会计。上世纪70年代又遭遇了下岗,一家人没了收入。但是我下过乡,那么艰苦的生活我都咬牙挺过来了,下岗又算什么呢?于是,我摆过摊儿,又给人打工,卖文化用品赚钱养家。和我一起下乡的知青,得知我的困难,也给了我不少帮助。这恩情,我永远也忘不了。”

  鹤立河农场知青邱旭东回忆说:“我是高三时下的乡,我觉得知青的经历是一个寻找自我的过程,是个丢掉自我又赢得自我的过程。我返城后,弟弟妹妹也要考大学,几年没有摸过书本的我,复习不几天就要和他们一起高考,这是不公平的。然而,我靠不畏困难的精神,最终考上了大学。在遭遇下岗时,我也是靠不畏困难的精神,转行做了服装设计师,退休后又当上知名服装品牌的老总。这一生,我的精神是富有的。”

  鹤立河农场的知青周光华今年72岁,现任宁波大学工商管理系知名教授。知青50周年聚会,他从宁波特意赶回来参加。他回想起自己的知青岁月,不禁感慨万千。下乡前,他是高三的学生,临近高考,他本想报考北大中文系。因为下乡,他错失了考大学的机会。到了农村,因为他干活卖力突出,后来当上了连长。返城后,做了煤矿工人。后来,通过自身努力当上了党校的老师。年过半百后得到宁波大学的聘用,成为宁波大学的教授,并一手创办宁波大学工商管理系,并写下了40万字的《说三国话管理》的学术著作。他的一生虽历经坎坷,但知青的经历却让他学会了坦然面对一切。

  ……

  知青岁月已过去了50年,如今欲说当年也不再困惑了,这段历程,已成为一代知青人生命中最值得收藏的记忆。

  “夕阳年华”中的精神传承

  从50年前的相识,到跨越50年的相聚,这一代知青人,部分老三届或逾古稀之年,他们在难得的时空中回顾、反思、交流、联谊、互助、切磋和联欢。

  在相聚的会场,知青中有名的“大喇叭”,依旧愿意在台上组织联欢;曾经宣传队的知青,在50年后的舞台上依旧光彩夺目;曾经喜文弄墨的知青,长水河农场知青邹静安用两个月的时间编著了《青春的故事》,记录了当年发生在知青身上的故事,鹤立河农场知青张秀夫也花费20年出版了《秀夫诗文集》赠与相聚的知青。在舞台上,他们唱歌跳舞、朗诵诗歌,在台下,他们相互拥抱,热泪纵横诉说着当年的情谊。

  相隔50年,长水河农场的部分知青,打着“长水河我们回来了!”的条幅,专程乘大客车回到长水河农场。50年前的食堂还在,只是半面墙已坍塌;50年的宿舍还在,只是已做他用;50年前知青开的拖拉机还在路旁,只是成了废弃物。50年的农场未变,天空依旧蓝,草依旧绿,庄稼依旧好,变得只是知青们的年龄和容貌。长水河农场的谢连长,今年已经92岁了,他身康体健,得知知青们要回来,站在农场路中间,迎接他们的到来。知青们再一次踏上农场的道路,仿佛回到了50年前初到乡下的样子,意气风发、朝气蓬勃。鹤立河农场的知青也重游鹤立水库,爬上山坡,眼望曾经奋斗过的土地,激动的泪水顿时夺眶而出。一位上海知青流着泪说,“我曾多少次梦回农场,无数次被思念的泪水浸染枕巾,鹤岗是我的第二故乡,农场是我的第二个家,我真的想回来看看。”

  曾经艰苦的知青岁月时隔50年后,如今艰苦已化成了珍贵的记忆。鹤立河农场二分场知青周霄山在一篇回忆文章中写道:磨难对于我们每个普通人来说通常都是避之不及的,谁也不想受苦受难。但人生经历是不以人的意愿而转移的,人生道路上的坎坷、逆境和磨难是不可避免的。当我们正确地认识和对待了磨难,它就是我们的精神财富。

  相约是令人期盼的,相聚是令人欣喜的,而分别又充满了许多无言的感慨……人生能有多少相识中的青春时光?又有几个跨越50年的相聚?昔日的知青们,如今都已成为了爷爷奶奶、姥爷姥姥,他们曾经的经历不仅无法“复制”,也将一去不返,但他们留在内心的故事和已经固化的一种精神,一定会鞭策、激励着他们的儿女子孙后代。

作者:    来源:鹤岗日报    编辑:苏德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