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东北网  >  鹤岗新闻网  >  社会新闻

薛宝鹤:“西游迷”逐梦不舍走上电影路

//hegang.dbw.cn  2018年09月03日 10:32:17

 

记者  田琳

  

  2017年11月25日,在台湾举办的第54届金马奖的颁奖典礼上,一部文艺片《轻松+愉快》在576部影片的角逐中脱颖而出,入围最佳导演、最佳剧情片、最佳摄影、最佳原创电影歌曲的提名。当颁奖嘉宾指引观众看大屏幕的时候,一个身材魁梧、留着大胡子的东北大汉闯进人们的视野,影片里拍摄的是寒冬的黑土地,大汉与同伴艰难的前行,他将忧郁的身体、挣扎的内心、充满希望的眼神表现的淋漓尽致,让人久久难以忘记。

  这位出现在金马奖颁奖典礼上的演员,就是我们鹤岗人——薛宝鹤。

  如今,走下金马奖典礼的薛宝鹤换下了西装革履,穿着简单的T恤与短裤。1.82米的个头,身材魁梧,即使是在秋日,也无寒冷之意。他声音洪亮,一脸络腮胡格外显眼。几句热情的寒暄过后,记者问起他参加金马奖的颁奖典礼的感受,他有些害羞地说:“我今年已经38岁了,其实我做梦也没想到自己参演的影片能入围金马奖,更没有想到曾经被人笑话为“扯淡”的梦想真的能实现。”

  看《西游记》引出的梦想

  上世纪八十年代,一家人围坐在黑白电视机旁看《西游记》是很常见的事儿。一个5岁男孩也是如痴如醉地迷住了《西游记》。这个小男孩与其他孩子不一样,他不仅看电视剧里的热闹,还想方设法看电视剧里的门道儿。他脑袋瓜儿里经常冒出好多个问号:电视剧是怎么拍出来的?这个动作是怎么做出来的?这个特效是怎么出来的?不仅如此,他看完电视后,还将小人书上的人物剪下来,透过窗户的光摆动作、编故事。他看到动画片里的机器猫,就在纸上模仿着画。小孩们在一起讨论电视里神奇的魔法,他就站出来说,那都是特效是假的。这个在别人眼中另类的小男孩就是薛宝鹤。

  薛宝鹤1981年9月出生在鹤岗,父母都是普通工人。作为独生子女,父母自然将希望都寄托在他身上。有一天,父母将薛宝鹤叫到跟前问,你长大要做什么呀?他摸摸脑袋,若有所思地想了半天说:“我要拍电影。”原本兴致勃勃的大人听到这样的话,脸一沉呵斥道:“竟扯淡,你能不能现实点儿,电影是你拍的吗?”那时的薛宝鹤每天都在研究电视剧是怎么拍的,动画片是怎么做的。他认为,自己长大的梦想就是能拍电影,可为什么家人认为自己是‘扯淡’呢?

  9岁的时候,薛宝鹤央求母亲送他去学画画。从此,他开始模仿着电视动画的制作方法,试着在本子上一页一页地画动画人物的动作,然后再迅速地翻页,那一刻,果真有了动画片的样子,这令他兴奋不已。电影梦就像小种子一样,埋藏在了他的心里。

  上初三时,他改上体校练习自由式摔跤。从小体弱的他,在练习摔跤的两年里,长高了,也长胖了。16岁时,由于他自由摔跤很有天赋,被体校教练选中报考了北京体育学院。1996年,薛宝鹤由教练和父亲带着到北京考试。可当时两万元的学费对于普通家庭来说简直是天价,薛宝鹤只好放弃。即将返程的他却意外地拿出北京地图,找到北京电影学院的所在地,乘坐公交车,跑到北京电影学院的门口,徘徊良久。他仍没忘了自己的电影梦,只是此时离他有些太遥远了。

  从北京回来之后,为了能提高体能成绩,减免学费,薛宝鹤开始拼命训练。一天,他因突然肌肉拉伤被送到医院,经诊断为重度腰肌劳损。无奈下,他停止了训练,在家休养了5个月。身高也在这段时间长到了1.82米,体重增到200多斤。自由摔跤的路断了,父母给他报了一个中专学校学会计。两年学习后,他没有选择当会计,而是学了半年的计算机动画。为了学好计算机动画,他把中午饭钱省下来,买了很多关于电子游戏、动画制作、人物设定、剧情、逻辑等书籍。他还上新世纪广场给人拍照、到建筑工地搬砖赚钱。学成后,他到电脑公司打工,做了一名平面设计。

  2001年9月16日,父亲给他打电话:“你不是想拍电影吗?电视台招聘,你去不去?”听到父亲的话,薛宝鹤第一次感受到父亲对他梦想的支持。于是,薛宝鹤义无反顾地辞去电脑公司的工作,考进了鹤岗电视台广告部。

  只为离梦想更近一点

  梦想有时是遥远的,可能根本摸不到、够不着,但是只要心中有梦,哪怕能靠近些也是幸福的。

  21岁的薛宝鹤,经过练摔跤、学会计、当建筑工人、做商贩的磨砺,又开始了一段电视工作。他只有一个目的,那就是能离自己的梦想近一点。

  在电视台工作期间,为了能拍好广告,他曾自费到哈尔滨广告公司学习。他不仅学到了技术,还认识到能拍出内涵和思想才是关键的。为此,他每天都刻苦地学习,经常是第一个来,最后一个走。广告公司的老总看他如此勤奋,想把他留在公司。但薛宝鹤还是选择回到鹤岗电视台,将自己所学的知识应用在电视台的广告制作上。

  2005年,数字电影《走过硝烟的冬季》在鹤岗开拍。薛宝鹤得知后,自告奋勇加入了电影的后期制作、剪辑工作。虽然没有任何工资,但他依然乐在其中,也因此积累了很多经验。

  2006年,薛宝鹤的朋友称,有一个叫耿军的导演和北京电影学院的教授到鹤岗拍电影希望他能帮忙。薛宝鹤开始以为这么大人物能找上我,肯定是骗子,并没有理会。但后来当他看到耿军和教授所拍的影片时,他惊呆了,惊叹这才是真的拍电影。薛宝鹤心里一动,决定参与到他们的电影拍摄中,还演了一个倒煤贩子的角色。跟着正规拍电影的团队,薛宝鹤眼界大开,原来做演员是这个样子的,原来拍电影是这么复杂的过程。耿军还鼓励薛宝鹤说:“你如果有梦想,就去做好了,不管你专不专业,即使你用电视台的摄像机也可以拍,别人能你为啥不能?”这句话给了薛宝鹤莫大的鼓励。2006年,薛宝鹤自己写了一个剧本,并拿出积蓄,召集身边的朋友做演员,在新街基转盘道拍了一个短片《下坡路》。在别人看来,这个举动疯狂、荒诞至极,费工费力、不赚钱还搭钱。不过,薛宝鹤坚持拍了。他不仅拍完,并将拍摄的短片投到大学生短片大赛中,还获得了入围的资格。

  可拍完短片的薛宝鹤迷茫了,这就是我的梦想吗?答案是否定的。后来,他常常与耿军沟通,聊一聊这些年哪些导演拍出了好片子,拍什么片子才算是好电影。经常找出经典电影看其拍摄手法和演员的演技。一段时间里,他在生活压力和追逐梦想的抉择中挣扎。他在电视台策划了《吃喝玩乐购》的节目,他将广告排成电影的情节,受到广大观众的喜爱,还参与策划了《百姓百事》等栏目。

  此时的薛宝鹤认为,自己离拍电影的梦想还是很遥远。

  2013年的冬天,耿军带着一个剧本《镰刀锤子都休息》回到鹤岗找到薛宝鹤,问他要不要演一个男性扮演女性的角色。薛宝鹤当即答应了。于是,他每天往返单位与拍摄现场之间。整个剧组都住在破旧的平房里,吃的都是简餐。为了抢早上的阳光密度,薛宝鹤每天凌晨4点就到拍摄地点,当时气温低到零下30度左右,由于他胖的缘故,拍摄时,他只能穿单衣,冻得浑身通红。即使这样他也没放弃。付出这些时,薛宝鹤不图任何报酬,甚至都不知道这部影片能不能放映出来,只是感觉离梦想更近了一点。

  拍摄完近一年时,薛宝鹤接到耿军从北京打来的电话,说《镰刀锤子都休息》获得金马奖最佳创作短片奖的消息,兴奋的他一夜未眠。这一夜,薛宝鹤内心纠结了,他的电影梦是实现了吗?他可以去完成自己的梦想了吗?怎么感觉这么不真实呢?我是放弃现有去追梦,还是就此结束呢?

  成为专业电影人

  初涉电影的他知道,要想拍出好片子,不仅要有技术,更要有文化。于是,他将自己的QQ名改为“学无止境”,推掉大部分应酬,潜心读书。

  直到2015年的冬季,耿军又回到鹤岗,筹拍《轻松+愉快》。薛宝鹤放下手头所有的工作,全身心地投入到拍摄电影中来,他不仅在电影中担任演员,还负责选场景、选演员、买道具和制作道具。

  2015年8月,由朴成镇执导的影片《国界》找到了薛宝鹤,请他到吉林省延吉市出演角色。这是薛宝鹤第一次出省拍电影,非常激动。十几天的拍摄后,他又回到了普通人的生活状态。朋友都劝他走专业的电影道路,但薛宝鹤迟疑了。他知道,电影道路说起来容易,真的走起来太艰难了。他需要抛家舍业去拍电影,这对于他一个35岁的家庭支柱来说,太难了。尤其是2016年4月7日,薛宝鹤的母亲突发脑溢血,他还需要在家照顾母亲。

  2017年3月,电影《疯狂的石头》导演宁浩计划拍摄新作《甜美生活》邀请薛宝鹤参演,随后他又接二连三接到一些片约。如:日本著名导演犬童一心的作品《茉莉旅馆》、何泰然导演的电影《三界寻龙记》等电影。他这才放下一切,全身心投入到了其中。

  2017年11月25日,台湾金马奖在台北举行。薛宝鹤作为参演演员应邀参加颁奖典礼,他看到了曾经活跃在电视荧屏的优秀演员张艾嘉,听到她鼓励更多的人做好电影、踏踏实实做电影的话,他深受触动。听到获奖演员惠英红说出将来还要做有质感的演员、拍有质感的电影的话,这更加坚定了他自己的梦想。

  此时,薛宝鹤做了一个人生最大的决定,那就是辞去工作,做专业演员。耿军还送给他一个“村粗”的人物形象设定,他从此留起了大胡子。今年,薛宝鹤为了让自己的电影梦能进一步实现,他签约到北京知名影视公司黑鳍公司,并与鹤岗籍导演耿军、鹤岗籍演员徐刚、张志勇等人成为黑鳍旗下白鬃公司的首批代理签约电影人。

  薛宝鹤儿时的梦想实现了?他说,我只是离我的梦想更近了,作为一个演员,我需要学的太多,需要做的也太多,需要经历的也太多。我很庆幸,因为我的执拗性格成就了我的梦想。

  演员的路很漫长,期待薛宝鹤能有更优秀的影片奉献给大家。

作者:    来源:鹤岗日报    编辑:苏德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