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东北网  >  鹤岗新闻网  >  艺文空间

鹤岗别具的夜景之美

//hegang.dbw.cn  2018年09月10日 10:30:43

 

任树庆

 

  入中伏某日,陪冀中来的两位客人晚餐后,于夜幕降临前,由新街基乘车到天水湖公园游园纳凉,欣赏湖畔的夏夜之美。

  至东门北侧下车后,眼前暮色中,向北新铺的马路平坦宽阔,黑色的路面与左侧深绿的公园,及右侧“绿岸小区”崭新的楼院相连,毫无阻隔,凸显园林住宅的独特魅力。楼在园里,园含楼居;人车异路,曲径通幽,给人以自然和谐、朦胧通透的感觉。

  沿环湖路向北走,只见公园的花草树木,已扩展到稍显模糊的北面高台铁路旁,及东北面高耸的铁路大桥边,面积明显扩大了。弃环路向东北走,偶遇大片的百合花。红花携紫色,黄花带粉颜;红黄分东西,争艳不杂乱。苍茫小花海,梦幻有洞天,给人以舒展开阔、芬芳艳丽的美感。

  返回环湖路上,见两旁光色变幻的路灯,象殷勤排列的侍者,给夜幕中的路面、花草和绿丛,更给来往漫步的游人提供了明亮,增添了醉意。这些灯与湖心岛内外的亭堂雕塑类灯火竞相呼应,与纵横交错或曲拱高低的桥梁光影相连,与公园东南外楼房灯和园内华灯光波呼唤,与堤坝景观灯及西岸的楼型灯交相辉映,形成了湖畔流光溢彩的水中倒影,汇成夏夜灯火阑珊的立体画卷,令人留连忘返。

  早在上世纪六十年代初,几度国庆活动时,湖西山坡的响炮扬尘,与天安门前的烟花礼炮遥相呼应。这些带有焇烟味的砂土,被日夜奔驶的火车运走,充填煤矿采空区。那处高矗的断崖前,曾是当年学军习武的打靶场。啪、啪的枪声犹在耳畔,彩色的曳光弹如在眼前,给人以往事如烟的联想。

  那是十多年前,“绿州小区”从西岸稍远而赤裸的砂土地上崛起。几年前,随着厂房和住户的搬迁,高层大厦魔术般矗立在湖水西岸,入夜象身材窈窕的苍穹淑女,闪烁着五彩缤纷的花筒裙,烘托起楼顶“天水新城”的素妆红颜。这些新建起的城市地标建筑,向纳凉的游客和远方路人,展示出了修长的妩媚身姿,给人以夏夜优美的特写呈现。

  从湖西走上八仙桥,于水面星空之上,习习晚风之中,我愉悦地回答客人的问话:脚下的湖水是活的,上游拆迁后水质更清沏了;莲花和牡丹已经开过,湖中的鱼儿个头不小。公园西面北面正在修筑城外环路;南墙外新修的大路和桥南,落成了“天水家园”和大菜市场。客人惊讶:鹤岗的变化之大,超乎想象!

  行至广场通亮的华灯下,有人手持麦克风正在唱:“美丽的夜色多沉静……”深情舒缓的歌声中,一对对男女翩翩起舞,成为湖畔夜色中的亮点。这歌声与舞姿与东湖及大堤低沉的瀑水叮咚,形成了人与自然美妙灵动的音律和弦。巧遇今夜蚊虫回避,格外凉爽,引来客人的由衷赞叹和身心舒畅。

  走出公园东门口,我边现场指点,边回答30多年前曾来过鹤岗的客人说:这里当年的“人工湖广场”,已为更大的麓林山“人民广场”所取代,原址路旁已落成“影院”“体校”等公共建筑。交谈中,无不感慨天水湖畔的沧桑巨变,互相勉励福寿绵长,不负新时代新生活的美好时光。

作者:    来源:鹤岗日报    编辑:苏德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