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东北网  >  鹤岗新闻网  >  艺文空间

父子教书缘

//hegang.dbw.cn  2018年09月11日 10:26:10

徐成文

 

  我们一家都是教师,与教书结缘。

  父亲出生于上世纪四十年代,终于在爷爷的开明下念完小学。贫寒的家庭无法再为父亲提供读书的机会,父亲以依依不舍的姿态告别了校园。那是个文化人稀罕的年代,小学文化的父亲居然被当地人尊为“知识分子”。在大队支部书记的鼓动下,父亲脱下满身稀泥的外衣,走上了大队小学的讲台,给放牛娃当起了老师。

  关于父亲教书的记忆,完全来自于他的自述。父亲教书很老实(今天叫敬业),每天早出晚归,家里孩子的起居洗漱全靠母亲一人。那时教书是没有工资的。在“公分”盛行的年代,父亲的薪水就是每天7分的“公分”。人口众多的原因,我家每次从生产队分回的口粮少之又少。母亲总是撅着嘴,常常在父亲耳畔唠叨,说一个教书的起早贪黑才7分“公分”。父亲一气之下,回家当起了大队的会计,一位姓向的后生接替了他的工作。从此,父亲告别了神圣的讲台,专心于他的农村会计。

  高考结束,需要报志愿。父亲说,农村孩子考个师范找个饭碗再说。其实,他是想让我接过他的衣钵,继续着教书育人。自然,我被一所师范学校录取。

  毕业那年,我被分配到县里较为偏僻的中学任教。父亲调侃,总比我当年教书那地方强吧。条件艰苦,你只要奋斗,好的学校自然会请你去的。我牢记父亲的教导,把教书育人当成事业来做。虽然学生基础差,但我尽最大努力,让他们每天学有所获。为了让农村的孩子提高作文水平,我常常写“下水作文”,让学生感觉到作文其实很容易。长期这样“下水”,自己的写作水平提高不少。在我的熏陶下,学生的作文水平大增,也有少许学生的作文发表于一些报刊。猛然间,我成了当地小有名气的老师。

  后来,因为写作的缘故,我被一所重点中学的领导赏识,没有花费一支烟就调动了工作。领导对我充满了信任,将尖子班交给我。三年的时间,虽说弹指一挥间,但其间的酸甜苦辣只有我最清楚。学生参加中考,成绩异常的优秀。眼见学生个个笑烂了脸,感觉我再多的付出也是值得的。

  而今,我远离了袅袅炊烟的农村,教育着城里长大的孩子。物欲横流的年代,我依然靠着微薄的工资养家糊口。我这点收入实在是不足挂齿,但我依然坚守这方精神的家园,愿一辈子搭上身家性命,站在讲台上,教书育人,直到退休的那一天。

  儿子马上高考,我与他达成共识——报考师范大学。让他接替我的教书育人,犹如当初我接替父亲一般。

作者:    来源:鹤岗日报    编辑:苏德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