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东北网  >  鹤岗新闻网  >  艺文空间

难忘当年开学的第一天

//hegang.dbw.cn  2018年09月18日 10:03:08

 

周脉明

 

  三十多年前,我第一天去县城上中学。那天上午,下着淅淅沥沥的秋雨。我下了村里供销社去县城拉货的拖拉机,身上已经湿透了。幸亏母亲有先见之明,提前用塑料布把我的被褥和书包包了起来。我后面背着被褥,前面是一袋子窝窝头和书包,站在宽阔的马路上,望着在细雨霏霏中来来往往飞快行驶的车辆不时地溅起的一片片水花,不知所措。

  我这是第一次来县城,拿出录取通知书,看着上面的地址,按图索骥,可是转过了几条街道,就是没有找到学校。想找人打听一下,可是雨中打着伞披着雨衣的行人,行走匆匆。

  我见马路对过有一位交警叔叔正在雨中指挥着交通。于是便想走过去打听一下。可是刚到马路中间一下子愣住了,一辆黑色轿车和一辆摩托车向我飞速而来。我心想:完了,我命休矣。

  忽然,一道黄绿色的影子直奔我来,把我往道旁的草坪中一推,我“噔噔噔”倒退几步和那道影子一起跌倒在马路边的草坪中。当我醒过神来一看,那黄绿色的影子是刚才马路对过那位交警叔叔,大约40岁左右。我和交警叔叔满身是泥水。被褥和书包因为有塑料布包着没有事,而那袋子窝窝头却滚了一地,沾满了泥水。有十多个窝窝头还被过往的汽车给轧成了糨糊。

  “咋不看红绿灯啊?刚才多危险啊……”交警叔叔站起身看了看我嗔怪道,“农村来的吧。今天刚刚来学校报到?”

  我点了点头,说道:“嗯,谢谢叔叔。”

  我站起身刚想去捡剩下的几个窝窝头,感觉后屁股凉丝丝的,扭头一看:完了,裤子后屁股开门了,自己又没有针线,这可怎么好意思去学校啊?

  于是我看了看交警叔叔,吞吞吐吐地央求道:“叔叔,能不能给我找条裤子?我的裤子开后门了。”我红着脸把后屁股给交警叔叔看。

  “哈哈,这多凉快啊。”交警叔叔笑了,对我调侃着看了看手表说道,“这就是不遵守交通规则的惩罚。等会儿吧,我还有五分钟就换岗了,换完岗我给你想想办法。”

  裤子的破损已经羞得我顾不得捡那几个沾满泥水的窝窝头了。交警叔叔把我招呼进岗亭内,我等了一会儿,来了一位年轻交警替下了那位交警叔叔。

  他来到我们面前,告诉我等他一会儿,然后骑着摩托车就走了。

  这时候天晴了,太阳出来了。

  大约二十分钟后,随着一阵摩托车的马达声,那位交警叔叔回来了。他下了摩托车从包里掏出一件干净的裤子,递给我:“穿上吧,这是我的裤子,我觉得咱俩个头差不多。”

  我一看是八成新的交警制服裤子,便欣喜地穿上了,正合适。我刚背起被褥和书包想走,被交警叔叔拦住了:“现在天不早了,今天第一天报到别晚了,我用摩托车送你去学校吧。”

  就这样我感激地坐着交警叔叔的摩托车来到了学校大门口。学校门前学生和家长来来往往络绎不绝,引来了好多家长和学生羡慕的眼神。

  我谢过交警叔叔,转身刚想进校门,被他拦住了:“刚才你的窝窝头被车压坏了,你吃啥啊?呶,这是10块钱,够你这个礼拜的生活费了。”说着把10元钱塞到我的手中。

  我坚持不要:“叔叔,我怎么能要你的钱呢,我兜里还有交学费的钱呢。”

  “交学费的钱哪能随便乱花呢,拿着吧。”交警叔叔硬是把钱塞给了我。

  我还未来得及说声“谢谢”,交警叔叔已经骑着摩托车消失在茫茫人海中……

作者:    来源:鹤岗日报    编辑:苏德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