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东北网  >  鹤岗新闻网  >  艺文空间

从手写到电脑写作的跨跃

//hegang.dbw.cn  2018年09月18日 10:06:13

王清春

 

  改革开放40年,给我家带来诸多的变化,但最让我刻骨铭心的就是我“爬格子”的变化。

  我的老家在乡下的一个偏僻山村,记忆里只有一盏煤油灯,点亮着我的童年。上学时是马灯、嘎斯灯、汽煤。那时连电都没有,就甭说是电脑了,听都没听说过。

  1987年,我来到鹤岗,当了一名掘进工。为了拥有自己的一片晴空,除了正常上班外,业余时间我一门心思爬格子。我把一篇《雾何散》寄往一家杂志社。半月后,退稿阴差阳错落到了区总支书记的手里,书记破格将我调入区工会。我作为一名新兵成天起草计划、方案、总结、新闻报道,其难度不言而喻,那时全凭手写,写完后反复推敲、提炼修改,修改后再抄写一遍,交领导审阅,领导正稿后,我再抄写,最头疼的是几易其稿,反复誊写N遍,其中甘苦,个中滋味,惟己心可知,怎一个“苦”字说清?我也彻底领悟了“爬格子”真谛。

  为不辜负领导的期望。白天我下基层采访,晚上回到家里,伏案疾书,反复地修改,在稿纸上誊写,翌日投个小稿。就这样,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夜以继日地学习、通宵达旦地笔耕不辍。我用手中的笔去记录每一个精彩的故事,书写每一个震撼人心的场面,通过书写他人的精彩也改变自己的人生。

  2007年3月,我调入矿党委宣传部。虽说那时电脑已普及,但由于企业资金紧张,矿上成立了打字室。虽说有专人代劳,但由于打字员少、材料多,而出现排号的现象。

  有一段时间,听别人热火朝天地聊偷菜、聊网聊,大家侃得眉飞色舞、神采飞扬……在这个信息发达的时代,我就像一个被时代淘汰的弃儿,对许多事情一无所知,只有听的份。于是,从那时起,渴望拥有一台属于自己的电脑,成了我的梦想。下班后,我与妻商量。妻沉默了半晌,拿出记账本说:“你开多少钱,你也清楚,居家过日子,处处花钱,哪有那份闲钱呀?!”我哑然。

  我是不知道该怎么说好,这一切完全是因为我的无能。婚后,我把财政大权拱手交给妻,执行她“勒紧腰带”的政策。然而每逢同事婚丧嫁娶随份子,还有平时买报刊、稿纸……钱几乎月月让我花光。我深知理亏,只好一言不发。

  后来,我一连几篇文章都石沉大海、杳无音讯,问题出在哪儿?万般无奈,我壮着胆给编辑老师打电话。得知报社实行电子化办公,手写稿不易发表。买电脑已刻不容缓。于是,我旧话重提。妻拿出一沓钱,说:“家里钱就这1000元,钱不够你再借吧,粮马上没了,油也该买了……”妻喋喋不休,我听得不耐烦了,转身走出了家门。

  不久,我的中篇小说《此情难言》发表了,得稿费1700余元。为感谢打字员业余时间为我打了三万多字,我请同事作陪,到饭店小酌,我们边吃边聊。此时,赵姐建议我买台电脑,我道出自己的苦衷。

  事后,赵姐告诉我她邻居家的电脑想出手。在她的引荐下,经过讨价还价,最终以2000元成交。虽说是“二手货”,但毕竟是鸟枪换炮。

  面对电脑,我手足无措,不知从何入手。于是,我到新华书店买了一本《计算机应用基础》和《五笔字型拆字输入法新编字典》,昼夜研读。刚开始打字时,由于我指法笨拙,打字速度比蜗牛爬得还慢。经过勤学苦练,许许多多的日子于指缝间无声无息地流失了。打字速度逐渐娴熟,思绪随着指尖的舞动飞翔。使原本杂乱无章的思绪,随着一行行的文字变得清晰、条理。而我也随之收获一份积淀、一份感触,内心充实,灵魂富有,那感觉真的很惬意。

  白驹过隙,时过境迁。如今,电脑升级换代“突飞猛进”,从“大块头”到超薄,再到一体机。款式新颖、功能强大,成为人们新宠,普及的速度,着实有点出人意料。单位已给各部门配了一台电脑,还安了局网。在这期间,我也顺应大势,紧跟潮流,我给女儿买了一台笔记本电脑,同时也给自己购置了一台电脑,我终日与电脑为伴……

  这就是我的“小确幸”,幸福生活,如芝麻开花节节高。一滴水可以折射出太阳的光辉,一个家庭也可以反映出社会的缩影。

作者:    来源:鹤岗日报    编辑:苏德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