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东北网  >  鹤岗新闻网  >  艺文空间

老孙,我想再听你“吆五喝六”

//hegang.dbw.cn  2018年10月30日 10:49:59

周脉明

  放炮员放完炮走了,老采们开始进入掺杂着火药味的煤烟还未散尽的掌子面。老孙在前面负责“给棚”“立腿”,我在后面随时听从老孙的“吆五喝六”:“腿子窝要深一点,立上腿子牢靠;还要一般齐,不能前出后冒的,不然铁腿就像十几个人抬一根大树一样,劲儿使不到一块儿……”“扛条圆木,十个粗的,一米七长的……你笨呀?没有尺量不会用手搾一搾啊?一旦顶板来劲儿,圆木这么细就折个屁的了……斧头不锋利,你在井上不会磨一磨啊……”“过来!挂网,在掌子面眼睛要亮……你手不会伸长一点啊……都挂齐了,不然顶板吃不住劲,一旦冒顶咱们都得玩儿完……”

  “腿”立好了,“棚”架住了,下一步就该攉煤了。老孙此刻却坐在一边休息。不过老孙的眼睛还是盯着我和其他人,嘴里还在“吆喝”:“攉煤要哈下腰,腿要弓步,左右手要阴阳手,一上一下把住锹把的两端,对对……省劲吧?呵呵……挺聪明……”

  送班中餐的来了,老孙蹭到其面前道:“今天多给我一份,我今早上没吃饭,饿了。”说着从筐里拿了两份。

  “老孙啊,那可不行,班中餐都是按照出勤人数发放的,你多拿了别人就得饿肚子。”送饭的那哥们儿从老孙手中要往下夺。

  “忽悠谁呢?你们送饭里面的猫腻还要我点出来吗?”老孙一瞪眼,送餐员就蔫了。

  我领了一份班中餐,不一会儿就吃净了。正在这时,只见老孙把一盒原封不动的盒饭塞到我手里,用一种不容反驳的口吻道:“把这盒也吃了!人是铁,饭是钢,吃不饱,饿得慌。年纪轻轻的,正是饭量大的时候,今天跟着我又出了那么多力气,累坏了吧……哈哈,好小子,干活还行,和我对路子……”

  20多年前,我来到鹤岗一座小煤矿第一天下井,这是在掌子面第一个班跟着老孙干活的一幕。

  老孙当时45岁,是我们的安全矿长兼采煤队的队长。听说他原来在国有大型煤矿工作,在大煤矿干了十七年还是一般工人,后来由于大矿不景气,工资开不出来。老孙家中两个双胞胎女儿要上大学,爱人又得了重度糖尿病,在老孙天天为金钱发愁的情况下,被小煤矿矿主给挖了过来。

  老孙来到小煤矿如鱼得水,不过爱骂人的毛病依旧没有改。工人在井下偷偷抽烟,他会骂你个狗血喷头;工人在底盘道不关风门,他会把你祖宗三代都给捎带上;在掌子面消极怠工、浪费原材料,他会骂的你一天不舒服;掌子面工程质量不合格,他不但骂,而且非让你推倒重来不可……但是老孙从来不罚款扣奖金。

  我在小煤矿跟着老孙干了两个多月,一个偶然的机遇我采用到了国有大型煤矿,离开了老孙。这两个月在老孙身上学到的东西够我受用一辈子。他为人耿直,敢于说真话。他潜移默化地教给我的井下安全常识、工作中提高效率的“窍门”是我后来上大学时在书本上学不到的。

  就在我离开老孙的第二个年头。夏季的一天,老孙因为患阑尾炎刚刚做了切割手术在家休息。小煤矿发生冒顶事故,他不顾刀口疼痛立刻赶到掌子面指挥抢救。可是在抢救被埋矿工时,他看到救人的矿工干活不利索,动作缓慢,就亲自去扒人。不幸的是顶板上一块煤块落下来砸在老孙的脖子上,他再也没有从井下活着走出地面。

  老孙走了,走的无声无息,更没有豪言壮语。

作者:    来源:鹤岗日报    编辑:苏德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