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东北网  >  鹤岗新闻网  >  艺文空间

故乡秋月

//hegang.dbw.cn  2018年10月30日 10:45:04

戚思翠

 

  台湾诗人席慕容有诗言:“故乡的歌,是一支清远的笛,总在有月亮的晚上响起。”乡愁像剪不断的海浪,乡愁似淡淡的月色,而最不能忘怀的便是故乡秋月。

  我的故乡在苏北里下河西区,在儿时的记忆里,故乡是很贫瘠的。但月光从未因其贫穷而厌弃过这片土地,月明时分,皎洁的月光将故乡映衬得朦胧而秀美、雍容而端庄。

  故乡的天空是广袤而辽阔的,尤其在秋天。一座座村庄散淡地分布着,视野毫无阻隔,可看到很高很远,高到苍穹,远到天际。夜晚月初生,湛蓝如洗,繁星满天,天空与人很近。繁星夜幕像偌大的圆顶蒙古包,星星像在草屋顶上闪烁,仿佛爬到屋顶就可摘到星月。而流萤不时从夜空中划过,闪出一道道银弧。蛐蛐在草丛中唧唧复唧唧,不知疲倦地吟唱着秋天的歌谣。

  故乡的天空是静谧而神秘的,尤其在秋天。夜晚月亮一出来,天空就离我们高远了,仿佛是瞬间变得无穷大起来,周围的一切也变得清晰无比。星月高照,清辉如银,徐风阵阵,清香扑鼻。大地万物都笼罩着一层神秘的色彩,那么柔和,那么宁静,甚至连那些聒噪的秋虫们也被这月色震慑而停止吟唱。天空蓝得深邃旷远,风儿有点儿凉意,田园庄稼、瓜果等,静静散发出迷人成熟的香味。

  故乡的天空是自然而快乐的,尤其在秋天。夜晚黑色的大地、树林、田园、房舍……白色的是家家户户小窗里透出的一束束煤油灯光和东山缓缓升起的一弯新月。一群孩童走进了版画,草垛上、柴堆里、土坡上、墙角里、瓜果棚架下,便有了三三两两的追逐嬉戏的身影。顷刻间,广袤的乡野回荡着此起彼伏的笑闹声,间或有一两声或粗犷或甜美呼唤乳名的声音交织一起,使得这幅静谧版画倏然多了几分温馨、几分活力。

  故乡的天空是温暖而幸福的,尤其在秋天。夜晚那时没有电,更没有电灯,除屋里煤油灯外,到处一片漆黑。当独自走过沉寂的黑色世界诚惶诚恐时,猛抬头,一轮秋月,娴静优美,安详得像个护卫跟着我、看着我。心底蓦地点燃了一盏灯,敞亮而强大起来。每走一步,便抬头去看一眼月亮。月亮也是,走走停停,如影随形地贴紧我、护着我。她多么像一位温婉而充满怜恤之情的母亲。

  故乡秋月,最美最亮时当数中秋夜晚。庄稼收获在望,父母喜笑颜开,起码暂不为口粮担忧,索性就奢侈一回吧。母亲像忙年夜饭一样烧好几样菜,有鱼有肉。然后在门口天井里摆开小方桌,捧出一大堆“敬月亮”食品:莲藕、月饼、面饼、菱角、花生、水果……敬月后,一家人一起分享这顿难得的大餐。此时抬眼望那一轮白玉盘正在粲然微笑,那情那景妙不可言。

  故乡秋月更像故乡的一位长者,抱守着故乡的清贫不改其志。她来自永恒的宇宙,历经天地轮回,目睹人间悲欢,灵魂从容而淡然。故乡秋月浸润了几多旅人的行囊,牵引了无数慈母的目光。天涯游子无论走到哪,心中圆缺的,依然是那轮故乡秋月,心中不能割舍的,依然是那轮故乡秋月。

  然而人的脚步始终是向着城市化迈进。城市生活成了永恒的追求与归属。城市的月亮虽然“彷徨”而“困惑”,但城市的中秋节日氛围亦与日浓烈了。城市也在发展中开始寻找自己的失落点。忽然地觉得,最圆的月亮始终在故乡,而最美的月亮正在城市的心头悄然滋长。

作者:    来源:鹤岗日报    编辑:苏德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