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东北网  >  鹤岗新闻网  >  社会新闻

韩家喜:让秸秆绽放艺术奇葩

//hegang.dbw.cn  2018年12月24日 09:25:37

记者 耿向文

 

  春天的那一簇新绿,夏天的那一抹嫣红,秋天的那一道金黄,冬天的那一缕雪白,无论哪个季节,在他的心里、手里,都是一份无法舍弃的款款深情。这个人就是扎根绥滨、植根绥滨乡土,被市工艺美术协会授予工艺美术大师的韩家喜。

  伴着和煦的阳光,行走在书画的山峦里,记者走访了这位年过半百的工艺美术大师,感受了一次不一样的艺术氛围。

  一照面,便能感到主人那双清亮有神的眼睛中透着深邃与沉静,朴素的格衬衫,颇有艺术的格调,一开口便有着殊于普通同龄人的温厚与谨实。那厚重的手掌显得圆润而有力,一张画案的边上,摆着普通的秸秆,还有刻刀、烙铁、胶水等工具。定睛一看,当即被下面的一幅《八骏图》的秸秆画吸引住了,那画竟有如此的神奇韵味。

  一双灵动的手,一颗云水禅心,是他15岁起就在执着努力中练就。他始终铭记着伯父私塾的叮咛,还有启蒙恩师的笔触,以及自己在孜孜古风中的揣摩。

  提起秸秆画,韩家喜显得很兴奋。秸秆画,又称麦草画、麦秸画、烧烫画,追溯于神农后稷农耕小麦秸秆器皿上的图纹,其工艺艺术成型于隋唐,兴于宋而沿承于明清,历史已逾千年。它充分利用秸秆的自然光泽和材质,表现天地风雨、花鸟鱼虫、风景人物、动物花卉,巧夺天工。内容和格调集书法、雕塑、版画、国画、油画以及现代摄影艺术于一体,其形成代表着传承农耕文化的灵韵缩影。一幅作品的完成要经历割、漂、刮、碾、烫、泡、蒸等多道工序,制作精细而繁琐。因其出色的工艺价值和表现技巧,被文化部正式誉为“中国民间艺术一绝”。

  在秸秆画的制作现场,韩家喜说:“烙烫颜色的深浅、力度,或者每一根羽毛裁剪的精细度,都有严格的要求。比如一段秸秆,鸟的头部的羽毛要细,一公分要剪三四十剪子。再细的时候,可能一公分要减五六十剪子。更为重要的是,这些毛发的要求分布要均匀,才能契合秸秆本身的纹理和光泽。这毫厘必争的小小空间里,每一根毛发都有着自己不可替代的位置。所以,一定要细而再细,要隔一根再剪掉一根,做这种画,需要平心静气,感觉到心情好或者灵感来了,一做到三更半夜也不为过,静能生慧嘛!”

  感受着秸秆画的艺术神奇,也感受到了其对一个人秉性和韧劲的巨大考验。除了剪刀上的功夫,秸秆画还对烙烫的温度有严格的要求。温度高了,烙铁上去后就会污糟糟一片,破坏了细节与纹理;温度低了,烙铁上去后秸秆还留不下颜色,画面质感就会不到位;缺少了抑扬顿挫,颜色就少了过渡;停留时间拿捏不准,烙烫后的光泽也会不尽人意。

  都说幸福不过匠人,不管外界多么喧嚣与嘈杂,匠人的心始终是安静的。与韩家喜聊秸秆画,看他制作秸秆画,能感受到他作为艺人的那种揣摩与心思。他说,眼前制作的这幅《八骏图》,需要成千上万片秸秆,每一片都需要剪刀一片一片地剪、一片一片地粘,只有小心翼翼地剖开整平,才会有熨烫后的华丽嬗变。再加上刮、碾、贴、剪、烫、粘贴和组合等多道工序,才能显现出民族精神的威武雄壮。那一幅幅故事人物栩栩如生,一件件山水花鸟惟妙惟肖。《荷塘秋色》的寻味,《垂钓图》的悠哉,《锦上添花》的美好,《八骏图》的雄风,《龙跃呈祥》的万象,《鹤舞清竹》的翩跹,《金鸡报晓》的吉祥,《苍鹰展翅》的宏图等等,既透着剪纸的明快,也蕴含着刺绣的细腻,还藏着雕塑的神韵,显现着壁画的风情,堪称艺术精品。

  从2004年6月,韩家喜带着自己的作品首次参加哈洽会就抢购一空,到连续十几年的赞誉不断,他倾注的心血终于得到了肯定。

  现如今,文化创意产业已被作为一种经济、文化、生态、技术有机融合的产物,具有较强的渗透性和辐射力。普通不过的一根根小小的秸秆,在韩家喜的手中也有了新的含义。如今,麦秸画艺术在绥滨县正散发着北国鱼米之乡特有的芬芳,并以辽金生态古城深藏的底蕴,濡染着鲜活的气息。

  志于道、据于德、依于仁、游于艺。同韩家喜近距离的接触和访谈,不仅给记者带来了生动的画面感,也让记者深刻地体会到了一位艺术工作者对麦秸文化深深的热爱和执着。真诚祝愿韩家喜在今后的日子里创作出更好的艺术精品,探索出更高的艺术境界。

作者:    来源:鹤岗日报    编辑:苏德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