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东北网  >  鹤岗新闻网  >  社会新闻

袁吉典:把舞台装在生命中去追求

//hegang.dbw.cn  2018年12月24日 09:26:58

记者 田琳

 

  “当声音成为一种艺术,我们的语言便充满诗意。今天我给大家朗诵的是巴人的诗《关于雪》……”冬日的傍晚,一个低沉而又富有磁性的男声,从我市综合广播调频FM107.6《朗读时间》中传来。这悠扬的声音瞬间感染了正在收听的人们。

  传出磁性声音的人叫袁吉典,是一位因朗诵而痴迷者。

  今年57岁的袁吉典,个子不高,声音格外洪亮,语言幽默风趣,行走站立之间自带气场。他原是兴山煤矿宣传部部长,退休后重拾儿时爱好,担任了市图书馆志愿者诵读艺术团表演部部长。

  近两年,他频频活跃在很多市级文艺演出的舞台上。对于袁吉典来说,舞台是有魅力的,朗诵是有诗意的。每当他拿起话筒,站在聚光灯下,看着台下殷切赞许的目光,他的内心就激动不已。而作为一个朗诵者,他是极其认真的,是十分痴迷的,更是相当执着的。

  因痴迷相声埋在心底的艺术种子

  兴趣产生动力,爱好促进学习。袁吉典从小就很痴迷舞台,这源于他儿时对相声的一种兴趣。

  从小父亲就对他非常严格。因此,他在新一二校学习时一直品学兼优,是老师的得力助手。他性格开朗,朗诵、唱歌、主持、说相声都会表演,是班级里的文艺骨干。不过,当时他最为之着迷的还是说相声。

  还记得是1973年,袁吉典在中央人民广播电视台听到了播出的相声节目,让他很是着迷。听马三立、侯宝林、马季等人说相声,是当时人们主要的一种娱乐方式。后来,在新一矿附近一个平房内的被窝里,也传出说相声的微弱声音,那是袁吉典为了避免父亲的反对,偷偷地在被窝里模仿说相声呢。父亲认为,学生就应该以学习为主,极为反对袁吉典说相声。可袁吉典当时太喜欢相声了,并深为相声的“逗哏”而着迷。在上学的路上,他也经常跟搭档对词儿。放学后他会在学校多停留一会儿跟老师学相声,晚上还背着父亲在被窝里偷偷地听相声。袁吉典喜欢相声,不单单是听热闹听乐呵,他更愿意模仿相声里面幽默、诙谐的语言。

  每当班级组织联欢会,学校组织文艺汇演,甚至后来在矿上召开的“祝捷”大会上,袁吉典的相声都是必上节目。说来也怪,很多人都畏惧舞台,但袁吉典一上台就兴奋。上初中后,他又被选到学校文艺队,专门跟老师学习相声。每逢演出,他都不断地揣摩相声的真谛。有一次,他表演相声段子《白骨精现形记》,为了模仿人物形象,他在课下学妖艳女人的走路、手势、语调和眼神,将白骨精的妖劲儿展现的活灵活现。即使拿铁锹的姿势,他都照镜子练习好多天。为了更好地学相声,袁吉典还将自己的零用钱攒起来,到书店买了一本相声集,只要有功夫就翻来看看。正因为他在台下刻苦练功,他的相声,总能逗得台下观众捧腹大笑和阵阵掌声。

  经过几次较大的演出后,袁吉典的舞台天赋逐渐被很多人认可。一位老师还向北京国家级专业文艺团体推荐了他,希望他能走文艺表演的道路。但父亲认为搞文艺不是正路,当场就严辞拒绝了,要求他专心考大学。袁吉典为此消沉了很长一段时间,即使到现在他也认为没成为专业演员,深感遗憾。

  初心不变与梦共同成长

  “人生的路,哪有一帆风顺总随人愿的?我当不了演员,也依旧能说相声。”袁吉典经常这样安慰自己。

  袁吉典没走上专业演员的路,本地的文艺宣传队却向他抛出了橄榄枝,经常邀请他去演出,算是让他过了舞台瘾。高中毕业后,袁吉典并没有上大学,而是从家里偷偷拿了户口本到兴山煤矿报名当了掘进工人。因为他有很好的文学功底,在矿上工作期间,经常有人求他帮忙写文稿,在井下工作了不长时间,他就被调到党建部门写材料去了。1985年10月,兴山矿公开聘任团支部书记,袁吉典以第一名的成绩走上了兴山矿二采区团支部书记岗位。这一岗位对展示他的文艺才华提供了很好的机会。当时采区经常组织文艺演出,袁吉典凭着拿手好戏——相声,渐渐赢得了矿区文艺圈的认可。一年后,袁吉典被调到了矿团委,配合矿工会组织演出。此时,他从节目的参与到汇演的策划,已越来越成熟了。

  当时,曾任兴山矿工会副主席的刘衍太找袁吉典来策划新年联欢会。往年晚会的串联词都是生硬的报幕,规范的朗诵。袁吉典因为有“逗哏”的经验,他提议,联欢会能不能用幽默的形式开场?两人一拍即合。下班后,袁吉典就到刘衍太家里写串词,两人研究了一夜,第二天早晨才回家。功夫不负有心人,因为袁吉典应用了相声中“逗”的技巧,使得联欢会非常新颖、热闹。

  联欢会中有一个节目是需要主持人引出篮球队员。当时篮球明星穆铁柱家喻户晓,袁吉典在主持中神秘地对大家说:“你们知道吗,我们的联欢会请来了穆铁柱,大家鼓掌欢迎!”台下观众吃惊极了,都屏住呼吸,等待穆铁柱的出现。话音刚落,会场后方一高个子身穿篮球服的人跑上台来,原来是与穆铁柱身高差不多的一位煤矿篮球队员,观众不由得哄堂大笑。当年联欢会还有一个环节,就是请矿领导报年产量。当时,袁吉典换上牛仔喇叭裤,穿上大格西服,胸前挂着照相机,戴个大墨镜,扮成了外国记者来采访的模样。这样的形式“逗”得幽默,一个固定的环节,却有了别具一格的效果。此次联欢后,袁吉典在整个兴山矿出了名。之后,矿上举办大大小小的文艺演出,都少不了他忙碌的身影。

  参加工作后,袁吉典的主要精力还是放在工作上。对待工作,他总是保持高度认真、谨慎的态度,做事一丝不苟,兢兢业业。2001年,他被提拔为兴山矿宣传部部长,一干就是17年,直到退休。

  重拾旧梦走进朗诵大舞台

  梦想需要坚守,因为你不知道会在某个时刻爆发。正如袁吉典对舞台的追求,从不得已的搁置到重新捡起时的勃发。

  在矿上工作了30年的袁吉典,在退休初期非常不适应。他时常在早晨醒来后大汗淋淋,经常会梦见自己迟到了,靴子找不到了,稿子不见了。退休后的两年,袁吉典心里总有一种失落感,闲下来的时间不知做些什么。很多私企都想聘请他到公司做策划,可这些都不是袁吉典喜欢的。直到2017年的夏天,他遇到多年未见的同学李耀君。李耀君对他说:“我参加了一个诵读艺术团特别好。你上学那会儿朗诵好,还会说相声,你也进来玩玩?”袁吉典一听“朗诵”二字,心一下被点亮了。他随即就跟李耀君来到了市图书馆。当天正好有朗诵课,诵读艺术团班长李冬清让他朗诵了一段。没想到他声音刚起,那浑厚磁性的声音就吸引了所有人。他不仅声音好,朗诵的字正腔圆,他的台风、表演形象极好。他当即就被吸纳为诵读艺术团的成员。

  同时,袁吉典也在诵读艺术团找到了自己的价值所在。他开始跟辅导老师学习朗诵技巧,回家后也苦练发音、吐字、平翘舌、气息运用,同时研究朗诵文章的情感基调。在朋友的介绍下,他还成为梦之路联盟等网络朗诵平台的主播。

  如今对袁吉典来说,每天最快乐的事儿就是朗诵。因为他有表演、策划、主持的能力,很快成为了诵读艺术团的骨干,并被大家推选为表演部部长。他把自己所有的积淀都融入到了其中,诵读艺术团也因为他的加入,每一次演出都更专业、规范、精彩。2018年的新年诗会、2018年的春节联欢会等,都由他策划主持。在主持过程中,他依旧应用自己的“逗”让演出喜闻乐见。为了让诵读艺术团演出更加规范,他在微信上成立了由20人组成的朗诵沙龙,专业培养朗诵,互相探讨、互相纠正,系统学习名篇,每人都备有一个成熟的朗诵篇目,随时可以组成一个成熟的朗诵节目。

  2018年9月1日,我市诵读艺术团与佳木斯诗词协会、桦川诗词协会开展三地联谊。袁吉典带领我市20多名朗诵者到佳木斯主会场参加演出。大家认真选作品、选配乐、准备服装,整个联谊展现了我市诵读艺术团高素质的风貌,获得另外两地的赞许。同月22日,诵读艺术团又向佳木斯和桦川诗词协会发出邀请,邀请他们到我市新华书店演出。袁吉典为此精心准备,将节目组织得十分精彩。随后,袁吉典又连续主持了新华书店举办的《朗读者》本土诗人朗读专场、首届旗袍运动时装展演、2018中秋诗会、2018年新年诗会、庆祝建党97周年暨纪念改革开放40周年诗会等文艺演出。

  袁吉典在年轻时曾患有痛风病,犯病时连走路都费劲。但为了朗诵,他从未耽误演出。有一次,痛风病又犯了,疼痛难忍,但他为了节目效果,他咬牙忍痛单膝跪地请出表演嘉宾。谁也没发现,那一刻他已痛得满头大汗。家人看不下去了,就劝他说:“朗诵是爱好又不是事业,不发钱也不给工资,又没权,你怎么这么拼命?”袁吉典笑了笑说:“这是我的梦想,舞台是我的生命,我怎么能和梦想讲代价呢?”

  此时,袁吉典的梦想已不单单是自己成为一个优秀的朗读者,而是想与大家一起将鹤岗诵读艺术团打造成一个朗诵精英团队,让鹤岗的朗读者走出鹤岗、走出黑龙江、走上全国的大舞台。

作者:    来源:鹤岗日报    编辑:苏德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