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东北网  >  鹤岗新闻网  >  艺文空间

开在童年里的槐花

//hegang.dbw.cn  2019年06月04日 09:17:42

周脉明

 

  在我的老家盛传着这么一句俗语:“门前种棵槐,财运自然来。”几乎是家家户户门前房后、院子里、胡同内、村子边、道路旁等都会栽种着一棵棵刺槐。这些刺槐或高过房顶伟岸参天,或低于房檐虬枝婆娑,或正在茁壮成长亭亭玉立……每年的四五月间,花期来临时,一串串洁白的槐花缀满树枝,微风吹拂,槐花摇曳,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素雅的清香,沁人心脾。太虚上人有诗云:“芳华如雪刺槐开,淡淡清香西域来。中国人家多巧手,佳肴美味出厨台。”这首七言绝句写出了槐花的美,由来及使用价值。

  我家院子南墙根有一棵直径30多厘米的刺槐。高约十四五米,庞大的树冠遮天蔽日,树干上灰褐色的老皮斑驳纵裂。树枝上钢针般的刺一个个坚挺向上。据父亲说,这棵刺槐比父亲小10岁,是父亲10岁那年把一棵老树根部冒出来的刺槐苗移栽过来的。

  记得小时候,我们村里家家户户生活条件都很落后。我家由于父亲常年患有胃病,不能正常参加生产劳动,年末不但分不到余粮,而且还要往生产队拿粮食。每逢春暖花开,洁白的槐花飘香时节,也就到了我家粮食青黄不接的时候。母亲就会经常把磨得锋利的镰刀绑在一根长长的竹竿上,我拿着爬上屋顶,去削那一串串、一簇簇压弯枝头的槐花。

  母亲在树下捡起来把槐花撸到簸箕里。等簸箕里的槐花满了,母亲就簸净槐花中碧绿的槐叶和花萼、花梗,将槐花放在水中清洗一遍后,捞出来控一下水分,倒在盆子内。然后放上葱花、姜末和盐,掺上适量的玉米面。烧开一锅水后,把玉米槐花攥成团贴在锅内,盖上锅盖蒸大约20多分钟。打开盖,热气腾腾、香气喷喷、酥黄澄澄的槐花饼子就出锅了。不由得让我们垂涎欲滴,抢过槐花饼子贪婪地吃起来……当然了,母亲有时候还会用槐花给我们蒸槐花窝窝头、槐花团子、烙槐花饼、槐花盒子、包槐花包子、饺子、槐花炒鸡蛋、清炒槐花、凉拌槐花……母亲还会把槐花晾晒干以后存储起来,泡水给我们喝,说槐花水能治病。

  在物质短缺的贫穷年代,尤其是青黄不接的时候,槐花成了我家救命的口粮。在欠收的年景,槐花帮助我家度过了饥荒。其实村里其他人家也是如此,槐花树被村里人称为“救命树”,槐花被村里人称为“救命花”。

  刺槐作为我们老家的一种乡土树种,无论环境多么恶劣,土壤多么瘠薄,天气多么干旱,它亦能傲然挺立,健康生长,为村里人奉献出一树洁白和葱绿。

  那时候,虽然生活贫穷,但是我们小朋友却苦中有乐。我们小朋友们常常是三五成群,采集了一串串、一簇簇的槐花缠绕在身上做伪装衣服过家家。有时候去田间给羊割青草,由于贪玩儿,临近回家时,筐里还空空如也。于是就在筐内塞上一筐槐花当作青草,背回家喂羊。

  家乡的槐花素雅而芳香,引来了好多外地的放蜂人来到我们村里放蜂。记得我上小学五年级那年,村里来了一位放蜂人,他用架子车拉着30多箱蜜蜂,来到我们村子西面的一片槐花林里安营扎寨。

  一天上午,我和狗剩儿等5个小朋友全身都用槐花武装起来,偷偷跑去想偷吃蜂蜜。我们这些生在山村里的孩子,长这么大只听说过蜂蜜是甜的,比糖还甜,还没有真真切切地尝过蜂蜜呢。

  隔着篱笆望去,院子里没有人。养蜂的伯伯正在用木板搭起的小屋里睡觉。我一看,在离我们最近的篱笆院子门口箱子上有七八只大玻璃瓶子,每只瓶子里都有少半瓶黄澄澄的液体,像浆糊。好多蜜蜂正在蜂箱一边“嗡嗡”地飞舞着。

  可以断定,瓶子里装的就是蜂蜜,里面好像还有一些死蜜蜂和蜜蜂幼虫。于是,我们5个小朋友像演电影似的匍匐前进,来到箱子旁边,悄悄站起身,每人分别搬过一只瓶子,迫不及待地坐在地上偷吃蜂蜜。

  我捧着瓶子,瓶口对着嘴,想直接喝蜂蜜。谁知喝了半天,蜂蜜就是淌不到瓶口。我一着急,瓶底朝天一撅,半瓶蜂蜜竟然一下子倒在我的脸上、脖子里。其他小朋友一见,不由自主哈哈大笑。这时候,惊动了一旁蜂箱里的蜜蜂,黑压压一起向我们飞来。我们立刻抱头鼠窜。随后传来一声比一声凄惨的呼救:“哎呀……救命呀……疼死了……”

  幸亏养蜂的伯伯听到呼救声,及时从屋里跑出来,给我们抹上了药,疼痛立刻减轻了许多。可是我们个个脸上几乎都“胖”了一圈。不过临走时令我们高兴的是竟然喝到了真正的槐花蜜。养蜂的伯伯知道我们来这里的意图后,笑了:“想喝蜂蜜咋不早说啊……”说着养蜂伯伯给我们每人盛了半茶杯蜂蜜,里面又倒上热水,给我们喝。

  呀!真的比糖还甜!刚才被蜜蜂哲的疼痛感和狼狈样儿立刻烟消云散了。

  洁白芳香的槐花开出了我们童年的生活,开出了我们童年的乐趣,开出了我们童年的天真,开出了我们童年难以忘却的记忆。

作者:    来源:鹤岗日报    编辑:苏德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