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东北网  >  鹤岗新闻网  >  艺文空间

当年入党

//hegang.dbw.cn  2019年08月13日 10:10:28

  

丁梅华

  

  说句实在的,第一次撰写入党申请书,并不是我自愿的,而是我一个宿舍的同事,不知道从哪儿找了一份入党申请书让我抄了一份。

  那是1989年春天,刚刚走出学校不久的我,便被分配到一个偏远的连队担任会计工作。由于书本上学到的知识和实际工作存在一定的差距,拿到一个有5万多亩地、500多人连队的账时,我脑子一下子就懵了,不知道该从何处下手。好在我接的就是当时我们连长的账,他看到我不知所措的样子,便耐心地从作记账凭证、账薄登记等一点一点地给我讲解,好在学校的基础知识还比较扎实的缘故,用了不到一个月的时间,我已经能够熟练地处理连队的各项会计业务。

  当年指导员就找我谈话说:“小丁,连长已经干了几十年了,虽然你写入党申请书比他早一个月,但是我觉得你还应该经过多多培养,这一次入党就先让给连长吧。”我这才想起我的同事让我写入党申请书的一事,不假思索说:“指导员,这是应该的。”

  真正自己想写入党申请书,是在第二年春天里。那时我们连队有一户哈萨克族职工叫牛凯,天快黑的时候,突然他妻子库子牙到办公室说,说牛凯得了疾病已经晕过去了。

  我赶紧找到指导员,指导员二话没说,立即套上毛驴车把我叫上,一起来到牛凯家,看到牛凯的几个未成年子女哭成一团,指导员迅速找了床被子,在毛驴车上铺好。在我的帮助下,把牛凯弄到毛驴车上,连夜踏着泥泞的路,走了12公里才把牛凯送到团部医院,幸亏当时送得比较及时,牛凯的病情才有所好转。

  我和指导员从团部医院后来后,又赶到牛凯家,告诉牛凯的妻子库子牙关于牛凯的病情,并让她带好自己的孩子。牛凯的病连队会派人去看护,至于羊群连队也会找人去放……当时,库子牙泪流满面,拿着指导员的手用生硬的汉话说道:“指导员,亚克西。共产党,亚克西。”

  这件事对我的触动很大。我感受到作为一名党员就应该是想群众所想,急群众所急。于是我又第二次向党递交了申请书。

  有一次夜里,连长让我带几个职工去巡渠,一是看水不要让别人偷走了,二是看渠道不要垮了。在快天亮的时候,我发现渠道真的垮了,赶紧叫醒正在打瞌睡的职工,一边抱来早已准备好的干草,可是由于水太大,草放上就被水冲走了,无奈之下我就跳到齐腰深水中把草挡住,经过一个多小时奋战,被水拉垮的渠道终于堵住……

  也就在那年7月,组织上批准我加入了中国共产党,我成为一名光荣的中国共产党党员。由于我时刻能以一个党员的的标准要求自己,从连队会计到团场财务科科长、最后又到师审计局工作。我虽然没有干出什么惊天动地的事情,但我觉得我能够无愧于党员这个称号。先后10次被团场、师被评为“优秀党员”荣誉称号和一次荣立三等功。

  回顾入党的二十多年间,内心总有许多感慨,也有一种骄傲。我知道,尽管后面的道路还很漫长,但是我一定会牢记自己入党时的誓言,为了党的事业今生今世无怨无悔。

作者:    来源:鹤岗日报    编辑:苏德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