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东北网  >  鹤岗新闻网  >  艺文空间

我的军人梦

//hegang.dbw.cn  2019年08月13日 10:11:58

  

周脉明

  

  “头顶着庄严的国徽,身着威武的军装,手握钢枪,雄赳赳,气昂昂地巡逻在祖国的边防线上……”这是我儿时的一个梦想。为了这个梦想,我曾经不止一次地努力过、奋斗过,虽然最终没有实现这个梦想,但我无怨无悔。

  我对军人的向往和崇拜缘于童年。那时山东军区的解放军某部工程兵开进了我生活的那个小山村,奉命穿凿山洞,帮我们村打开一条通往外村的公路。其实我不是被解放军那种拥政爱民的精神感动,而是被他们的一举一动所吸引。他们每天排着整齐的队伍出操,工作、训练、步调那么的一致,那么的威武帅气,就连他们看电影、开会和吃饭都坐的那么整整齐齐,错落有致。当时我就想如果我是他们中的一员该有多么好呀!

  记得有一年秋天,一队17名解放军战士组成的支农小分队来到我们生产队帮助农民刨地瓜。他们摘下帽子,脱掉军装上衣,整整齐齐地放在地头上,在田间刨地瓜。我们几个小朋友偷偷地戴上他们的帽子,穿上他们的军装,在田间装模作样的走正步地、行军礼,得意极了。仿佛自己早已经变成了军人。日落西山,收工了。解放军该回营地了,我却拿着一位解放军的帽子哭了,舍不得还回去。这时那位解放军战士和蔼地抚摸着我的脑袋说:“小鬼,既然这么喜欢军帽,就送给你了,希望将来你长大了也成为一名解放军战士。”从此后我就把这顶军帽当作向小朋友们炫耀的资本,无论春夏秋冬我总是戴着它,很是风光。这也成了我誓做一名军人的动力。我还装模作样的处处以自己所了解到的一知半解的军人仪表仪态,纪律来约束自己。这顶军帽我一直戴了四年,直到它被洗的失去了原有的颜色。

  其实我真正的佩服和敬重军人是在我上初中以后。记得我刚刚考上初中,去县城上学。报到的第一天,我和另外三位同学正在县城的大街上,被两个小流氓给截住要搜身。我自侍有力气便和小流氓打了起来,被其中的一个小流氓一刀刺到胳膊上,正在这时一位解放军来了。吓跑了小流氓,并且把我送到医院包扎好以后,又把我们送到学校,我深深地被这位解放军感动了。心中暗暗发誓:我一定要当解放军!

  初二那年的冬天,我在学校的广播中听到征兵的消息,我就瞒着父母和老师偷偷地跑到离学校20多里路的公社武装部征兵办公室。一位40多岁的男子上下打量了我十多眼,最后笑着把一把米尺递给我说:“小伙子,还在上学吧?看看你够不够一米六五?”我心中“咯噔”一下,完了,我穿着鞋量身高还不到1.5米呢。我无可奈何地走出了征兵办公室。但是我的军人梦依旧在做,而且愈来愈强烈。为了让身体增高,我摧残性地体育锻炼,我每顿饭增加饭量,甚至我曾经偷偷地吃过让猪快速生长的“添加剂”。

  苦心人,天不负。终于在高二那年,我的身高达到了标准。冬季征兵时,我去体检,各项指标均优,可惜的是“色觉”未过关,被拒之军营门外。我沮丧极了。这时我听说参军可以通过“特招”这条路,就是招收那些有特殊才能的人。我又燃起了希望。于是我发奋学习文化知识和苦练各种能够学到的特长,总梦想着被“特招”进军营。然而可能是命运的使然,我最终还是未能步入军营。未入军营,我终生遗憾!

作者:    来源:鹤岗日报    编辑:苏德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