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东北网  >  鹤岗新闻网  >  社会新闻

大器晚成 红遍画界

//hegang.dbw.cn  2019年08月19日 09:31:21

 

——记鹤岗籍画家孙兆路

 

小睿 记者王志敏

 

在家乡采风作画

 作品《家园记忆》,这个场景你可熟悉?

     

  他的一部连环画,销量上百万册,那还是在40年前文化不发达的年代。如果放在今天,这个成绩会稳稳进入著名的亚马逊图书畅销榜前十位。

  他的人物传记和作品,数次登上香港《大公报》等香港媒体。

  他的《金色池塘》《秋之禅境》《泰加丛林》油画作品,2005年被香港邮政署选印为邮票。2013年,也就是在毛主席诞辰120周年,他的作品还被中国邮政总局选用印成纪念邮票,随邮件红遍世界……

  他,就是我市走出去的画家,孙兆路。

  香港《大公报》是这样评价他的:“在充斥着虚华与浮躁的当代油画界中,孙兆路是为数不多的现实主义坚守者,如同他在画布中一贯追求的景象,纯净的自然与和谐的社会才是其真正的向往之处……”

  8月17日,记者有幸采访到回乡采风的孙兆路,与他共忆成长岁月。

  大器晚成,“琵琶王子”变画家

  早在上世纪70年代末,孙兆路创作的连环画《冬青》和《小城春秋》就曾在全国创下行销百万册的辉煌纪录。但事实上,早年的孙兆路一直是以版画家的身份出现在艺术领域,走上油画的道路完全出于偶然。

  孙兆路出生在我市,1973年,正在下乡知青的他参加了北大荒首届版画创作班,广袤的黑土地给了他无限的创作灵感,也正是从那时起,他醉心艺术的性格开始显现,“我总是中午不睡觉,把这点时间用来画画,常常在一个周日用一天时间来起底稿,再用接下来的每个周日来完善。”回忆起北大荒的日子,孙兆路显得难以忘怀。

  不过彼时,孙兆路的音乐才能比其画艺更出众,在当地,孙兆路是小有名气的琵琶王子,从《浏阳河》到《彝族舞曲》《十面埋伏》,无论大弦小弦,他都演绎的嘈嘈切切,曲曲传神。说到动情处,孙兆路竟在记者面前闭起了眼,舞动手臂哼起了曲调,仿佛梦回当年,如入无人之境。

  就像这些跳动的音符,改革开放后,孙兆路一跃进入了中央美术学院深造。可原本是来“修炼”版画的他却在隔壁油画室的耳濡目染下偷偷学起了油画,在作品获得油画老师首肯后,这才真正开始踏入油画的艺术殿堂,那一年,他34岁。

  尽管在很多人看来,这样的入门年龄已经有些晚了,但这个坚毅的东北汉子却始终锲而不舍地默默努力着。著名美术评论家孙克教授认为,孙兆路艺术成就的“大器晚成”与他的才华和极好的悟性、扎实的基本功、丰富的人生阅历及健康充沛的体魄等因素都是密不可分的。

  喀纳斯湖,一次画风转变之旅

  当然,促成他画风成熟的,还是要数2003年的新疆喀纳斯湖之行。

  虽然已经过去多年,但孙兆路仍对那次震撼心灵的行程念念不忘:“想不到我们还有保存这么好的原始森林,真像走进了童话世界般的仙境。”

  自此以后,孙兆路对描绘自然风光变得更为执着,他觉得,“与其让我一人被感动,不如把它留在画布上,让更多人被感动,唤起人们保护自然、保护生态的意识。”雄伟瑰美的山河壮景在涤荡画家心灵的同时,也在逐渐改变着他的画风,或许,这也是他经过长久酝酿后的一次成功突破。

  从喀纳斯归来,孙兆路埋头创作,一批大幅风景画很快跃然纸上,其画法也渐渐摆脱俄罗斯森林画派忧郁阴暗的风格,开始加入一些带有明快色彩的印像派元素,从而形成自己独有的“孙氏画风”。有画界评论认为:“由于大自然的激发所产生的震撼和激荡,似乎从一般平常的唯美状态,进到一种追求崇高和雄强的境界,这种改变非人人可得。”

  记者翻看孙兆路的《金色池塘》《秋之禅境》《泰加丛林》等喀纳斯系列作品时,立刻被其如梦如幻的景致所打动,秋水落叶,金黄剔透,天地万物寂落无声,高林耸天融为一体,难怪2005年香港邮政署会将它们选印为邮票让大家共赏。孙兆路说,我希望人们在看我画的时候就如同和自然在对话。

  用笔描绘日新月异的祖国

  现实主义——中国当代美术理论争辩中的一个永恒主题。在各种新思潮涌动的当下,孙兆路坚持认为,中国当代美术亟唤现实主义。他说:“为什么现在中国很多美术作品会出现没人看得懂的局面,为什么这么流行把人体作为一种行为艺术的发泄工具,为什么邪恶艺术越来越盛行……这些都应当引起美术界的警惕。”

  孙兆路表示,当代艺术具有高端性,因此中国的美术不能什么都学西方,两者的物质文明程度和艺术发展程度都不一样,现阶段应该加强现实主义的推广,艺术必须放到时代大背景中去考量。

  正因如此,孙兆路也从未放弃对真、善、美的永恒追求,近年来他在将艺术视野投向现实的同时,也积极投身慈善事业,他曾说,自己是一个追求阳光的人。接受《大公报》访问时,他就首次向外公开了自己最新的大幅力作:沐浴在金色的晨光下,66个西藏人洋溢着喜悦的心情,他们神态各异,身后是雄伟的珠穆朗玛峰……

  此前,他曾画过一幅同样表现主题的另一幅作品,孙兆路解释,之所以如此眷恋此类题材是因为他想以自己的切身所感、亲眼所见所闻告诉世人,今日的西藏已绝非往昔,人们爽朗的笑容和清澈的眼神充分展现了在改革的阳光下,和谐的西藏社会已经出现翻天覆地的巨大变化。

  特殊的时代背景赋予了与共和国同龄的孙兆路强烈的社会使命感,他告诉记者,今后几年他将继续自己走遍中国的行程,用画笔描绘当代中国的现实生活,民族的历史命运,人与自然的生存状态,坚守现实主义的旗帜。

  在孙兆路夫人张玉妹的眼里,自己的丈夫一直是一个无比热爱大自然的艺术家,而这其中,又与孙兆路童年在黑龙江度过的岁月有着很大关联,四季变幻的东北大地让这个孩子彻底爱上了造物者的鬼斧神工。

  在春风化雪的日子里,童年孙兆路常去寻找那些刚从黑土地中抽出嫩绿翠芽的幼小生命,凑上前去,小心翼翼地嗅着这夹杂在泥土芬芳中的绿色气息。他也喜欢在放学后躺在自家菜地上,望着满天星空,传递着自己对天地的憧憬……这些,都奠定了他日后为何一直主要在风景画的道路上追逐,直至今天的成功。

作者:    来源:鹤岗日报    编辑:苏德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