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东北网  >  鹤岗新闻网  >  艺文空间

犹记那年开学时

//hegang.dbw.cn  2019年09月03日 10:10:10

□马从春

 

  秋风送爽,雁阵南归。当叽叽喳喳的孩子们带着熟悉的笑容像一群候鸟般回归,寂静的校园里再一次充满了往昔的欢声笑语,久违的新学期又开始了。

  小时候我最为期待的就是秋季开学的到来,因为那意味着我可以升到高一级的年级上学。那时候升级的待遇可不是人人都能享受到的。那些上学期期末考试中,语文数学两门都不及格的同学,按照学校的要求需要留级。当我们欢天喜地抱着课本走向新教室的时候,班上那几个留级的调皮蛋一个个像霜打的茄子,耷拉着脑袋呆坐在老教室里,没了往日的精神。

  漫长的暑假中,小伙伴们玩得很是尽兴。环水的村庄池塘沟渠众多,逮鱼、钓虾、捉黄鳝,乐在其中。园子里的瓜果,树上的梨桃,不管谁家的都挨个儿尝了个遍。最妙的是下河游泳,那无比清凉的河水,片片溅起的浪花,氤氲弥漫了整个童年。可是眼看着9月1日要到了,大家感到激动又紧张。激动的是能够重新回到心爱的课堂,紧张的是暑假作业还没有做完,开学前的最后几天,需要加班加点地赶时间。

  记得第一次知道9月秋季开学,是在上小学一年级之前。那时候乡村没有幼儿园,我与一帮小朋友一直疯玩到7岁,还不知道学校为何物。有一天,村里小学的一位老师骑着自行车来动员孩子们上学。我远远地见了他,吓得慌不择路地跑回家,赶忙把家里的大门紧紧地关上,躲在屋里不敢出来。因为我早就听隔壁的二牛说过,老师是要打学生的。后来一起玩的几个小朋友都说自己将要上学了,心里不禁痒痒起来。父亲告诉我,上学不是随便上的,必须从9月1日的秋季开学开始。于是这个日子,作为一个特殊的时间节点,宛如一根柔软而坚韧的秋藤,将我幼小的心灵紧紧缠绕。

  盼望着,盼望着,9月1日终于到了。母亲拿出熬了几个晚上手工缝制的小书包,父亲领着我一路蹦蹦跳跳地出发了。来到村南边那所两排砖瓦房的小学,老师们早已在等候着,而一大群像我一样新入学的孩子,也已经守候多时了。一年级的老师是位五十多岁的老头,干瘪瘦小却目光炯炯,一副慈爱的模样,像极了我的爷爷。轮到我报名。他说:“我得考考你,过关了才能收下你。”他让我从一数到一百,又问了些常识,我对答如流,他满意地点点头说:“这孩子很机灵。”我心中暗自得意。他哪里知道,这些东西上过私塾的爷爷都曾教过,我早已烂熟于心了。

  当我的小帆布书包装进了几本崭新的课本后,我一边哼着歌儿,一边跟在父亲后面,兴奋而害羞地走进了教室。自此一个懵懂无知的顽童、一个曾经害怕老师和学校的孩子,踏上了漫漫的求学征途。直到很多年后,他自己也站在了三尺讲台上,成了一名教书育人的老师。

  又是一年开学时,果压枝头的金秋九月,莘莘学子与辛勤园丁重返校园。室内书声琅琅,窗外桂子飘香,沉甸甸的成熟与收获就在眼前。

作者:    来源:鹤岗日报    编辑:苏德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