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东北网  >  鹤岗新闻网  >  艺文空间

迟来的新年晨光

//hegang.dbw.cn  2020年01月02日 10:16:07

曹雪柏

 

  打工之余,为了多挣点,我给自己找了份第二职业——蹬三轮车,载人运货。累是累,不过收入还算可观,女儿在民工子弟学校上学,妻子照顾一家人的生活,小日子过得也算甜蜜。

  每天晚上从建筑工地回到廉租房,匆匆吃过晚饭,我就蹬着三轮车,哼着小曲出了门,直到半夜时分才回家,赶上活儿多也会工作到凌晨。第二天又得拖着疲惫的身子去工地。妻子和女儿多次劝我晚上别出去了,累了一天了,应该多休息,身体是革命的本钱。

  曾有一次,妻子还故意放了三轮车的轮胎气,以为这下目的就达到了,可万万没想到我借来了补鞋师傅的气管子,给三轮车打足气,照样出工,惹得妻子几天不理我。

  又是一个岁末年首,工地上元旦放假三天,妻子又关切地说:“明儿是新年,工地放假,你好好在家休息两天,别蹬三轮车了。”

  我心想,我一个打工的,休假不休假都一个样。为了这个家,多挣一分是一分,女儿要上学,老家要盖新房子,用钱的地方多着呢。我决定依旧出门蹬三轮车。再说元旦了返乡的人潮如流,我打算早早踏着新年的晨光去火车站。

  那天早上,我上的闹铃没有响,一觉醒来,发现刚刚凌晨4时,按照以往的惯例,我一般都在6时多醒来。再看看窗外果真还是漆黑一片,我闭上眼睛继续睡,说实话工地上的活儿确实累,谁不想多睡一会儿,在这温暖的被窝里好好睡上一觉。

  迷迷瞪瞪我又睡着了。一觉醒来,听到窗外街道上已是喧嚣嘈杂一片,叫卖声此起彼伏,可这窗外明明还是黑乎乎的一片,一看闹钟,怎么才4时半。不对劲啊,我急忙穿好衣服,推开窗,哇!天早已大亮了,新年的阳光金灿灿的,照得人睁不开眼,早晨的阳光清新而温暖。

  妻子和女儿正在厨房做早餐,见我起床,姑娘朝我做了个鬼脸。原来为了让我多睡一会儿,妻子把闹铃的时间定格在了凌晨4时。为了遮住晨光,还用毛巾被把窗帘另加了一层,捂得严严实实,把新年的晨光拒之门外。屋外已大亮了,屋内还是黑乎乎一片,只为了让我好好休息休息。新年第一天,我没有去蹬三轮车,而是陪着妻子女儿逛超市、吃美食、转公园拍照,下午又带着女儿去了游乐场,玩到大半夜才回家,一家三口玩的不亦乐乎。

  新年的第一天,我家的晨光来得有点晚,一份感动油然而生。但心中的干劲更足了。新的一年里,为了美好的生活,我要加倍努力,只为那迟来的晨光。

作者:    来源:鹤岗日报    编辑:苏德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