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东北网  >  鹤岗新闻网  >  艺文空间

正月看年戏

//hegang.dbw.cn  2020年02月04日 10:51:52

宫凤华

 

  爆竹声声,锣鼓咚咚,乡情浓郁的年戏接踵而来,热闹的年戏事挟着年味儿挤满了吉祥的正月。

  年戏如同栀子花、老水车、古窑洞、小木桥一样,装点着乡村清贫恬淡的日子,弥漫着幽幽的香气,醉了四邻八舍的乡亲们。

  乡村唱年戏,搭戏台子不算讲究,一般选在学校的操场上,或者村南头玻璃厂的空场上。场子上砌了一座大方台。有的戏班子自备木板、铁管,几个壮汉两三个钟头就可搭成;有的戏班子叫村民搬桌子平放着铺成戏台,再扯上篷布便成。戏班人手紧,但生旦净丑、唱念做打倒也有板有眼,颇具韵味。

  唱戏的日子里,家家邀亲约客,人人笑语盈盈。孩子们个个喜笑颜开,浑身有使不完的兴奋劲儿。小村里亲朋欢聚,杀鸡宰鹅,其乐融融。开戏当日,夕阳西沉,炊烟水袖般款款飘过清爽的天空。而戏场上早已摆满了柳条板凳。早有村民在观望、唠嗑儿,所谈论的都是年事和收成。

  大姑娘、小媳妇细心梳洗打扮,刘海儿有的自然飘逸,有的用剪刀剪过一刀,头发上搽了梳头油滑滴滴的。发髻形状又圆又扁,有的罩上黑线网子,穿一根银簪子,有的插一根发夹,戴一支绒花儿。穿了平时舍不得穿的花衣裳,结了伴儿、拣了近路往戏场赶。

  暮霭沉沉,戏场上响起密切的锣鼓声,把人们的心撩拨得急慌慌的,年味儿也更浓了。锣鼓咚咚锵锵过后,大家开始放鞭炮、敬斗香,祁祷吉祥平安。放鞭炮时,个个群情激奋。

  先是“破台”,扮演赐福的天官,上窜下跳,随手抖下“恭喜发财”“财源茂盛”的条幅。走在最前面的花旦双眸含情,轻抖水袖,樱桃小嘴一张,那清脆的嗓音立即招来人们的阵阵喝彩。戏场上人头攒动、烟气缭绕。卖糖球的、烤山芋的、炸肉串的、蒸鲜藕的,生意一片红火。

  戏台上长袖甩成了旋风,高帮靴踏出一阵烟。丫鬟着一身花衫,迈着碎步缓缓走来。倜傥的书生扇子一滑,掠过几缕春风。婆婆媳妇们看到动情处潸然泪下,抽噎声此起彼伏;汉子们站在后面,有时也跟着喝彩几声;年轻男女则在外围相互调情逗笑,借以散释青春时代过剩的精力和激情。

  正月的乡村沉浸在“箫鼓追随春社近,衣冠简朴古风存”的氛围里。戏班大戏照唱,什么《玉堂春》《赵五娘》《秦香莲》《莲花庵》《碧玉簪》《打碗记》等,十来天唱下来绝不重复。村民们喜听淮剧,也许是淮调的苍凉悲切正契合他们充满沧桑和苦难的内心吧。他们的世界尽在这些儿女情长、古老淳朴的年戏中。

  大家听戏的次数多了,也能随口说出安寿宝、蔡伯喈、小方卿、赵五娘、陈士美等戏曲中的人物。村里媳妇有时还翘起兰花指、甩起袖子,咿咿呀呀地哼一段,大家笑得前俯后仰,随即口中也咚咚锵锵地擂鼓助威,一地的欢乐在流淌。

  年戏是古老农耕生活中一面精神旗帜,凝聚着村民的悲喜忧伤,抚慰着村民们沧桑粗糙的心灵,滋润着我们日渐枯萎的乡愁。人们从戏曲中学到了传统的生死道义、处世哲学,满足了崇拜英雄、释放痛苦的愉悦。让我们避开现代生活的浮躁和喧嚣,撷拾遗落在岁月深处的纯真和质朴、柔软和感动。

作者:    来源:鹤岗日报    编辑:苏德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