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东北网  >  鹤岗新闻网  >  艺文空间

儿时过年记忆犹新

//hegang.dbw.cn  2020年02月11日 10:49:41

李明雨

 

  2019年已过去,2020年翩然而至。新年就这样离你越来越近了,让我这个知天命之年的人,也有了一种莫名的兴奋,更有了一种对儿时过年记忆中淡淡的乡愁。

  过年对于每个人来说感觉是不一样的。记得小时候,我最盼望、最美好的事情大概就是过年了。寒假考试还没有进行,上小学的我就开始扳着手指进行算计了,什么小雪、大雪、冬至、腊月,一直到小年,随着小巷深处炮仗的炸响,在夜空中就如初绽的礼花,在天空中绚烂美丽。我们小孩子的心花也随着炮仗的声响在逐次绽放、热烈。

  说起来,小时候过年最大的盼望、最大的奢求无非是能穿上新衣服。那时家里比较穷,一年到头也只有过年才能穿上一件新衣服,就这件新衣服还是妈妈用供应票买来的新布,按照当时小孩子的样子自己做的。由于妈妈的手艺还不是很好,有一次竟把左边的上衣口袋给做斜歪了,可我穿上后却是很高兴,因为这毕竟是一件新衣服啊。还有过年能吃上平时难能吃得上的饺子。除此而外,就盼望爸妈等长辈及亲戚们给的“压岁钱”,那可是我们小孩子的一笔很大的收入,这些“压岁钱”会伴随着我们一年的喜庆,让这些“压岁钱”发挥出最大的作用,有时会用在最重要的事情上,比如买书、买笔、买作业本什么的。

  过年是儿时一种美好的感觉。这种美好的感觉是在那个物质极度匮乏年代里大人、孩子们的一种物质的满足。在那个年代,什么东西都要凭票供应,就连购买一块豆腐都得用票。记得那时,我与妈妈一起到粮店买粮食。一到过年,粮店里的人就很多,买粮的人都在排队,拿着粮食本才能把每人定量的大米、白面、豆油、花生、瓜子买来,再到国营商店把新布料买来,去副食品商店把猪肉、香烟、酒、豆腐、粉条、肥皂、火柴买来等等。

  临近年根,家家炸丸子、炸馓子、炸虾片,家家的大人、孩子脸上挂着迎春花似的笑,每个孩子走进任何一个邻居家,都会美美地享受到糖块、花生、瓜子的招待,这是我们孩子们的特殊待遇,不但嘴里感到了甜蜜蜜,心里也感到了甜蜜蜜。

  过年了,父母就不会再像平时那样拘束我们,那种被解放,享受自由自在的感觉真好。天一黑下,我们这些小孩子就会走东家、串西家,手里拎着玻璃瓶子做的灯笼,不时地把手伸进口袋里,因为口袋里放着世界上最好吃、最好玩、最刺激的东西。我们一会儿抓出一把花生,一会儿又掏出一把瓜子,一会儿把一个小炮仗拿出来,就是那些从整挂炮仗上拆下来的一个一个的小炮仗,放时虽然声音不大,但也是我们小孩子的最爱。

  在放炮仗时,我们这些小孩就比谁放的响。稍大一点的孩子,会用香烟点燃,像我们这些小一点的孩子,就会用香头点燃,点燃的小炮仗甩了出去,在空中爆响,炸裂的纸屑像一朵朵腊梅花盛开后再跌落,纷纷扬扬;一个孩子放完小炮仗后,另外的孩子也马上回应着放,一声接一声的响,此起彼伏,互相映衬,此时硝烟和过年的气氛在小巷深处弥漫,在冬日的天空久久汇聚,让年味更浓、更烈。

  相比较而言,现在的生活好了,节奏快了,过年的物品也应有尽有。但是,随着年龄的增长,对过年的那种渴望就不如儿时那么的强烈了,可过年永远是我儿时的最爱,想想那时的单纯,真要感谢那个年代、那时的年味。

  到现在,儿时过年的情景还历历在目,记忆犹新,挥之不去。

作者:    来源:鹤岗日报    编辑:苏德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