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东北网  >  鹤岗新闻网  >  艺文空间

思念一顿年夜饭

//hegang.dbw.cn  2020年02月11日 10:51:19

 

周脉明

 

  “畴昔通家好,相知无间然。续明催画烛,守岁接长筵。旧曲梅花唱,新正柏酒传。”这是唐朝诗人孟浩然在《岁除夜会乐城张少府宅》中的诗句。诗的意思是:想当年两家人关系很好,到了除夕之夜会点起红烛,排起守岁的宴席,亲朋好友列座,歌女唱起《梅花》旧曲,大家畅饮新蒸的柏酒,推杯换盏、行酒令的情景。

  诗中的“守岁的宴席”指的就是除夕的年夜饭。每逢佳节倍思亲。每逢春节将至,我的思绪总是湿漉漉的,自从19岁离乡背井闯荡漂泊,对于春节的期盼最迫切的莫过于除夕的年夜饭。

  我的家乡在山东一个叫丁泉的偏僻的小山村里,那里衣冠简朴、古风犹存。每年除夕的年夜饭必定是一年之中村民们家家户户的重头戏。除夕这天傍晚,不管家中穷富,在祭奠完家堂祖先以后,胡同里男女老幼都会端着自己家做的菜聚集在一户人家中,推杯换盏,开怀畅饮。孩子们吃得快,几口饭菜填进肚子中,便迫不及待地去胡同里放鞭炮去了。在“噼里啪啦”的鞭炮声中大人们觥筹交错,划拳行令,谈笑风生,述说着一年的收获和来年的打算。与此同时,街坊邻居之间平时的误会、隔膜便烟消云散,剩下的便是没有血缘,胜似亲人的邻里之情。

  我们胡同的年夜饭是轮番制的。也就是说去年的年夜饭在你家吃,今年在我家吃,明年在他家吃。年夜饭在谁家吃,菜是大家端过来,酒水是要自己家供的。我印象最深的是我刚刚上初中那年的年夜饭。

  那年的年夜饭应该是在我家吃,恰逢那年我家祸不单行。先是父亲在去公社“出夫”时摔折了腿,半年内干不了活儿,后来在耕地时我家唯一值钱的那头耕牛摔死了。家中为了买牛,花光了所有的积蓄。眼看春节来临,如果自己一家人吃年夜饭尚且对付,但是今年全胡同的年夜饭的酒水应该是我家买。这对我家来说可是一笔不小的数目。春节前几天,父母去亲戚朋友家几乎借了个遍,都已经是除夕下午了,还是没有借够。正当父母急得手足无措的时候,邻居四奶奶来到我家,扔下15元钱说道:“过年了,知道你家很紧吧,这是我家抗美他爹的抚恤金,先用着吧。”四奶奶是我们村里的五保户,她的丈夫四爷爷牺牲在抗美援朝的战场上。四奶奶生儿子援朝的时候,正在抗美援朝前线抢救伤员,援朝一出生就是痴呆。医生说是当时枪炮声给震的。

  四奶奶刚走,对门的善京爷爷拎着二斤猪肉走进了我家的门:“有钱没钱,也得让孩子们吃肉过年。”善京爷爷是我们生产队的队长,在社员们心中威信极高。

  善京爷爷刚被我们一家热泪盈眶送出大门。常年在山上居住、以看护山林为业的独臂爷爷背着几只野兔、野鸡和一只獾进了我家:“我这几天打了几只野物,过年了一家人都尝尝。”独臂爷爷是解放战争中的英雄,在解放孟良崮战役中腹部受伤,退伍回到家乡后,独身一人在山上看护山林。平时我们小朋友经常跑到山林里找他吃野物解馋。

  不一会儿,邻居四叔、占荣奶奶,还有拄着拐杖的仓叔都来到我家,我家的地上很快堆起了水果、肉食、蔬菜,形如小山。望着这一切,父母哭了,我们也跟着哭了……

  年夜饭开始了,大家这次来我家吃年夜饭不但端着三个、五个的菜,几乎是家家都带着酒水来的。我们一家再一次感动得流下了眼泪。

  那顿年夜饭让我刻骨铭心,至今历历在目。远亲不如近邻,我真正体会到了这句话的含义。

  光阴似箭,日月如梭。我离开家乡20多年了,也曾经回去过几次,每一次回去都看到家乡在变。那条胡同不见了,胡同里的旧房屋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条条崭新的柏油路和一排排二层小楼。四奶奶、独臂爷爷,善京爷爷、四叔、占荣奶奶,还有拄着拐杖的仓叔都已经不在人世了。

作者:    来源:鹤岗日报    编辑:苏德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