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东北网  >  鹤岗新闻网  >  艺文空间

有音乐和爱情的人生

//hegang.dbw.cn  2020年02月18日 10:04:23

施崇伟

 

  电影散场,影院里的观众皆唏嘘而去。我和太太看到最后,直到音乐的休止落下、字幕拉到最底部。我似乎不能完整地记住险象环生的情节,但那印度电影风格的唯美音乐,和虽然处于隐线、却从来没有放弃追逐的爱情,让我喜欢和回味。

  热播的《调音师》,关于剧情的虚与实、眼睛的明与瞎、主角的真与假、人性的善与恶,成为观众的热议与争论。故事确实充满了悬疑:

  我从电影中品味到的鸡汤却是音乐与爱情的力量。阿卡什因为音乐而装瞎,不是为了欺骗,只希望能专注于音乐。因为这份对音乐的专注,他相识了苏菲、期遇了爱情。有着音乐的引领,他才获得了和苏菲的相爱,他才能面对杀戮与死亡而坚强。因为有爱情的力量,他才能历经千险失而复明,只为能有与苏菲重逢的那天向她说明真情。我们设想,如果阿卡什没有音乐,他能淡定在凶杀现场吗?如果他没有与苏菲重逢说明真相的期待,他能去挺而走险争取任何一个可能复明的机会吗?音乐与爱情是他活下去的理由,是他依然能光华新生的力量。

  电影里的阿卡什让我不由得想起生活中的王洛宾。他是“西北民谣之父”,生于北京,向往巴黎,长留大西北,他一生坎坷,曾两度入狱,19年的监狱生活扼杀不了他音乐创作的灵魂。他的《达坂城的姑娘》《半个月亮爬上来》以及《青春舞曲》等歌曲不仅在上世纪五十年代就唱响了海内外,至今也仍在被无数优秀歌唱家倾情演绎。他说,我这一生只做了一件事,就是把歌声带给大家。其实他还有另一件事,就是把爱情留给自己。王洛宾大师的音乐生活、他与纯真爱情,成就了他的传奇人生。

  音乐与爱情不会因时间流逝而衰老,也不受地界跨越而阻隔。司马相如弹唱了一曲“凤兮凤兮归故乡,游遨四海求其凰”而让帘后倾听的卓文君怦然心动,一见倾心。音乐剧《猫》再次回响那首经典的Memory,离群多年的格里泽贝拉动情地唱出对于往昔的回忆,倾诉出她对于美好生活的憧憬和回归杰里科猫家族的向往,也将整部剧推向了高潮。音乐真是爱情的催化剂,不必多言,你懂我的音乐,我知,我爱。一首小曲,两个知心人,不必多言,眼神一对便是一段爱情的开始。

  此刻我家阳台上,两把椅子,一排鲜花,音乐在流淌,清茶在飘香。我和太太用音乐对话,一首歌就是一场告白,一壶茶就是清淡的日子,多么美妙。

作者:    来源:鹤岗日报    编辑:苏德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