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东北网  >  鹤岗新闻网  >  艺文空间

难忘的教诲

//hegang.dbw.cn  2020年02月18日 10:05:27

 

——深切缅怀陈雷和李敏

 

任树庆

 

  20多年来,我的书柜里一直珍藏着两幅墨宝,是书法家陈雷的手书真迹。每每睹物思人,都会激起我的思念景仰之情,忆起当年曾经走近陈雷和李敏,那一幕幕难忘的教诲。

  追寻抗联足迹

  1993年,正值秋高气爽的时节,离休的原黑龙江省省长陈雷,与刚离休的夫人、原省政协副主席李敏驱车来到边城鹤岗,寻找艰苦卓绝条件下抗联英烈的战斗足迹,受到市里及各方面的重视与支持。活动由市领导陪同,我作为工作人员,有了走近抗联老前辈的难得又难忘的机会。

  那时二老都身体硬朗、精力充沛、心气满满,连续数日驱车前往林区、农垦及县域跑,完全不像年逾古稀的老人。出于对抗联英烈的敬意,即使遇到天气变差、山高路远,或不具备参观条件的景点,他们也不会轻易放弃瞻仰。

  那天早上风和日丽,从市里前往抗日英雄赵尚志殉难地,到鹤北林业局尚志林场山坳的吕家菜园子附近下车,正向东边的山谷走去,却突然地下起雨来。两位老人不顾山上无路,身旁枝叶打湿衣服和脚下湿滑,坚持打伞随向导走老远的坡地,向坑内树上挂有字牌标识的遗址处鞠躬行礼。回到公路上,恰逢雨停云雾开散时,众人聚拢听李老说,方才看到的抗战时的地窨子,是当年赵尚志冬夜袭击敌人身负重伤,被救离现场,他命令战友携文件去往苏联,只身昏迷陷入敌手的地方。不几日,英雄的头颅被送到日伪统治下的长春。近几年看过《赵尚志传》我才知道,当年李老讲得如此详细,是因为她参与了解放后多年寻证英雄遗骸的重要过程。

  在波涛滚滚的黑龙江太平沟畔,刻有“此石可烂,倭匪之仇不可忘,九一八”字句的“爱国石”前,陈雷手扶石面,由衷连声地赞叹:“有骨气!说得好,石刻也好!”他身旁的夫人会意而深沉地连连点着头。陪同的市领导及随员司机们靠拢过来,与抗联二老和“爱国石”留下了难忘的瞬间。

  到宝泉岭参谒尚志公园时,面对较高的山顶,陈老放弃坐车绕路上山,而是在山前广场下车,招呼一声:“走上去吧!”不顾疲劳,边走边歇,拾级攀登上去。走进赵尚志烈士纪念堂,看着英雄的画像,陈老感叹道:“将军连张照片都没有留下呀!”随后众人走进山坡,采来各色野花,由李老编成花圈,敬献在英雄纪念碑前,然后二老带大家一起鞠躬行礼。期间他们神色哀伤。

  获赠陈雷墨宝

  走过抗日战争战火硝烟的陈雷一生挚爱书法和诗词,上世纪80年代曾出版过诗书合璧的《陈雷自书诗词选》。他在战争年代的心力创作和诗词积累,以其“雄豪悲壮,真淳自然”的艺术价值,填补了这个时期东北诗词文学的空白,给后代留下了珍贵的抗战文学史料。

  此次的鹤岗之行,陈雷依然保持解放后利用政务之余,勤奋诗词创作的本色。尽管那时城外、林区和垦区还是沙石路面,车行不很平稳,陈雷却是即景生情,不顾颠簸地坐车写诗。半天或一天下来,常拿出记诗的小本子,有声有色地给大家念上几段,引起一片的叫好声。

  陈雷的书法用笔遒劲有力,仪态端庄潇洒,有凝重浑厚、气势夺人的艺术感染力和独特的风格。陈雷性格温和没有架子,听说他来了,求字的人们便纷纷找上门来。每到一处稍事休息,热心的陈雷就挥毫泼墨,尽力满足大家的渴求。遇到求写字词欠妥的,先与人家商量修改,确认满意后再写好。

  我知道陈雷是著名书法家,内心也想求得一幅字。转念一想,不能添麻烦,就一直未曾开口。没想到,陈雷离开鹤岗前夕,挥笔写完几张条幅,抬起头来对我说:“小伙子跟我一星期了,送你一幅字吧!”“谢谢老省长!”在我兴奋地思量写什么时,只见陈雷展纸挥毫之间,已将“天道酬勤”赫然泼洒在宣纸之上。接着,行云流水般,又将一幅“松竹梅”展示出来。每幅行书大字写好后,换写细笔行草,右、左上角分填受赠者姓名、农历时间,落款挥洒“陈雷”两字。此刻,一直站立在桌旁的李敏接过字幅,熟练地分别于天头地角处盖上陈雷的名章红印,形成两幅完整的墨宝。最后一并赠给我,成为了永久的纪念。

  此后的岁月里,从佳木斯建国10周年纪念塔上,看1984年陈雷题写的“一览江天、大江东去”8个石刻大字;从哈尔滨太阳岛风景区,看老省长挥毫的“水阁云天”艺术匾额。从哈尔滨“松花江公路大桥”上,看1986年陈雷手书遒劲夺目的7字竣工牌匾。我每到一处,都有某种见字如人的感觉,试图于流连之中,去品思这位抗联前辈、主政先贤兼书法家对龙江大地与大江河的一片赤诚,及其心系发展和人民的壮阔博大的家国情怀,用以寄托内心的由衷仰慕与沧桑之感。

  聆听李敏歌声

  曾是东北抗联队伍最小女兵的李敏晚年也擅长书法,是2017年国庆节到萝北旅游,我从“兴东抗联交通站遗址”,这潇洒大方的毛笔题字上看到的。后从《黑龙江日报》的《百年忆陈雷》中,知道了两位老人的住址,及经省里批准,李敏在同院邻居迁后空房和自家屋里,办起了“东北抗联纪念室”。还组织了一支由抗联后代和志愿者参加的抗联宣传小分队,深受林区、农村等基层群众欢迎,由此引起了我的拜访参观念头。

  2018年初夏的那天下午,我和老伴儿去省城,临到李老家前商量:不麻烦老人家,到院里或展室看一看就走了。待跟工作人员进院子不一会儿,却见李敏精神矍铄地迎了出来。我顿感意外又有些受宠若惊,边做自我介绍,边打开手机中当年陈雷赠幅的照片,说明来意。李敏一眼就认出:“这是老陈的行书。”说着便带我俩去几个展室参观。期间照像前,李敏还将便服换成了她常穿的戎装。

  在最醒目的展室迎面墙上,悬挂着2002年春节,胡锦涛(时任中央政治局常委)在黑龙江视察工作期间,特意到家中看望陈雷、李敏夫妇的大幅照片。李敏介绍说,是在谈话时,老陈面呈胡锦涛一封信件,建议党中央将8年抗战改为14年抗战。众所周知,经过史学界的考证,李敏的积极奔走,多方呼吁,从2017年春起,这个建议终于被纳入全国中小学教科书,实现了这对抗联夫妇晚年最大的共同心愿。

  站在杨靖宇、赵尚志、赵一曼等众多抗日英烈的画像前,李敏表情凝重地说,抗日战争太残酷了,像6军的一位军长、12军的政委、李兆鳞的秘书长,这些英烈连名字都没有留下来,需要继续查找啊!说这些话时,真情溢于言表。

  在英烈事迹、战斗纪实等诸多的图文展品中,间或悬挂着《露营之歌》《团结抗战歌》等10多首抗战歌曲,饱含了当年异常艰苦条件下抗联勇士的必胜信念和乐观精神。于大半个时辰里,李敏面对仅有的我俩听众,时而绘声地讲解,时而又引吭高歌。那情绪饱满的神态,坚定昂扬的歌声,充满了壮志不已的感染力,完全不像个95岁的老者。对于“快去休息”的屡屡劝说,她或笑语“不要紧”,或说“这是我的工作”,给年近古稀的我们上了一堂革命人永远是年轻的生动教育课。

  走出小院前,看到院内墙边摆满了形状各异的数十块雕刻石板,是自谓“老泉山人”的陈老,离休10余年间镌刻的碑廊遗作。书法包括了楷、行、草、隶、篆各类字体。内容涵盖弥扬抗联精神的精语、史上志士仁人与陈雷的诗作、铭志与处世格言等等。内中少量李敏老人的手书作品,是纪念抗联战役、英烈、驻地等的金色碑文。在没有电动雕刻工具的年代,陈雷硬是带工作人员一锤一凿地全部亲手刻制出来,展示了他的书法功力,体现了著名抗联夫妇那强大坦荡的内心世界。

  斯人仙逝,风范永存。转眼陈雷辞世已经15个年头,他夫人李敏去世也已第3个年头了。然而他们的音容笑貌,却仍然是我割舍不去的记忆。他们追寻英烈抗日志,歌唱诗书励后人的崇高境界,为后代树立了光辉的榜样,将永远地值得我们学习和发扬。

作者:    来源:鹤岗日报    编辑:苏德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