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东北网  >  鹤岗新闻网  >  艺文空间

黑龙奶奶

//hegang.dbw.cn  2020年03月10日 11:29:44

张秀夫

 

  黑龙奶奶是黑龙江伊春人,身体很硬实,走路快。别的老太太和她一块走路,跟在后面小跑,怎么也不相信她已经是86岁的人。

  人稍微瘦一点,却不显单薄。年轻的时候她身材比较高。现在老了,腰有点弯,就不显高了。

  原先她是会计,对数字特别有驾驭能力,记得快,算得准。每次买菜回来,都会坐在院子里的长椅子上,仔细核对售货小票上的账单,严防超市的电脑计算出差错,多收了钱。觑着眼,口中念念有词,三五一十五,五五二十五,算得十分顺溜,不失财会本色。

  黑龙奶奶是个苦命人,30多岁的时候丈夫就去世了。自己把两个儿子拉扯大,帮助大儿子结婚安了家。随后供养二儿子上大学,毕业后到深圳参加工作,结婚买房子。

  二儿子有了个男孩,为着不忘老家的意思,取名黑龙。从此我们就称呼她黑龙奶奶。黑龙奶奶一个人看孙子,太劳累,实在忙不过来。刚好儿媳妇的父亲也去世了,就把娘家妈接来,和奶奶一起共同承担重任。一对亲家母,两个人分工合作,买菜做饭看孩子,为子女服务。起初是其乐融融的。哪里想到,一旦年长日久,两个人总是闹点别扭。不过就是些鸡毛蒜皮的小事,累积到一块儿,就成了大矛盾。

  等黑龙长大上学了,白天不在家。一旦有了空闲,两个老亲家母的冲突就白热化,快要大打出手了。可巧儿子的公司中石化在阿根廷开展业务,儿子报名赴任,带着孩子,又领着岳母,去了南美。带岳母去,那一定是儿媳妇的主意。名义上是去照顾黑龙,内心里还不是想着让娘家妈去逛世界!

  黑龙奶奶愤愤不平,后来也就释然了。一个人在家多舒服。从打年轻就这么过来的,有什么大不了的。话是这么说,心里还是有点不顺气。过了一段时间,气顺过来了,也就没事了。二儿子每个星期都打越洋电话报平安,问平安。大儿子在黑龙江生活也能维持,大孙女大学毕业也来了深圳。日子过得很滋润,身上有点儿发胖了。

  转眼过了五六年,也就是去年,二儿子在阿根廷工作期满回来了。黑龙已经是十七八岁的大小伙子,奶奶看了喜欢得没着没落的。一看到亲家母,就气不打一处来。过了没多久,两个人就发生了冲突,谁也不让谁。

  一个说:这是我儿子的家,就是我的家!

  另一位也不示弱:这是我女儿的家,就是我家!

  两位老人家斗得像乌眼鸡似的,难坏了儿女们。后来还是儿媳妇识大体,把娘家妈送回哈尔滨姐姐家。紧接着,外出任务又来了,要去伊拉克。工作地点在伊拉克,住在阿联酋的迪拜,条件很好。按说这回应该轮到带黑龙奶奶去逛世界了。小夫妻俩也有了安排。想不到的是,在这期间,黑龙奶奶控制不住自己的倔脾气,和儿媳妇又闹了几次意见。儿媳妇一来气,不带了,谁也不带了。把黑龙送国外上大学后,夫妻双双赴任去了。

  把80多岁的老母亲单独扔在家,二儿子心里很愧疚,就从中东打手机在深圳给妈妈订餐。订了几次,黑龙奶奶就吃腻了。不合口味,不想再吃。就对儿子下令:还不如自己做的饭好,要咸有咸,要淡有淡,顺口,不要再订了。儿子不再订饭,改订肉菜油粮。

  这次疫情暴发,儿子反复嘱咐,千万不要下楼,只在家里待着!黑龙奶奶很听儿子的话,一个月以来,只下楼取过几次快递,天天不下楼。不下楼,日子过得照样快,似乎和过去没什么差别。这六七天来,深圳零确诊,可能不久就要全面解除禁令了。

  黑龙奶奶打算,过些日子再下楼。天暖和,荔枝花也开了。到荔枝林里逛逛,等着吃荔枝!

作者:    来源:鹤岗日报    编辑:苏德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