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东北网  >  鹤岗新闻网  >  艺文空间

胡杨礼赞

//hegang.dbw.cn  2020年11月10日 08:35:16

王芙蓉

 

  近日微信朋友圈里不时有朋友发来胡杨林的照片,很是灿烂醉人。我是两年前的中秋时节去的额济纳旗,至今那片灿烂的胡杨林还在记忆深处娉婷着,任你见或不见,它们都傲然屹立于大漠荒原。遗憾的是在这么久的时光里我竟没能为这样的一种坚强不屈的沙漠英雄树留下片言只语,想来许是没有更确切的文字可以表达我内心对胡杨树的赞美和敬畏之情吧。

  我踏着秋的韵律不远千里站在了中国的北疆——内蒙古自治区最西端阿拉善盟的额济纳旗。“额济纳”是古西夏党项族语,意为“黑水”。古为居延地,是古匈奴居延部落的居住地。流年无恙,时光安然,如今古匈奴的铁骑声早已消失在历史无言的厚重里,只有这屹立在大漠的胡杨陪伴着额济纳盈盈的光阴,以倔强的姿态渲染岁月的韶华。这成片顽强生长着的胡杨深刻地经历了大漠风沙的淬砺,在轮回里成为了岁月中的勇者。这一程山长水远的跋涉,都只为遇见的这一刻。相遇的惊喜和震撼化成了一种生命里的懂得,也许这就是我们和胡杨的缘分。

  秋天的额济纳旗是一场视觉的盛宴。满目的金色流淌在额济纳的每一个角落,每一缕灿烂的色彩都散发着纯粹自由的气息。清冽的风拂过脸庞,一丝彻骨的寒意穿透衣襟,直抵灵魂深处,但是转身便被成片胡杨林扑面而来的金色温暖。我清晰地知道我已经陷入到灿烂金色的重围里,这一刻内心静静收藏着的所有激情不由自主地被这满目的灿烂点燃并呼之欲出,我想这灿烂的金色定是阳光里流出的色彩,才会有这般撼动灵魂的力量。我的目光追随着这辉煌的色彩,将这大漠肆虐的风沙轻轻地揉碎在这满目的灿烂里。

  额济纳旗的第一场秋霜总拥有魔术师般的无比神奇的力量。一夜寒露后,胡杨便悄悄地披上灿烂的盛装,令大漠熠熠生辉,恍惚间让人以为是误入童话般的世界。从一道桥到七道桥成片茂密的胡杨,千奇百怪,神态万千,娉婷婀娜,它们好似一个个满身尽带黄金甲的勇士,金色的枝叶衬托着湛蓝的天空在风中婆娑起舞。在这绝美的景致里,任何的语言都显得苍白和多余。让双眸穿越这灿烂的色彩直抵纯澈的天空,忍不住撕下一片湛蓝盖在这大漠勇士的头顶,却不知这样多情的举动,令大漠戈壁也心生爱恋。

  额济纳的胡杨带着与生俱来的倔强,和时光一同成长,它们有着永不凋谢的灵魂。粗壮的胡杨几人都难以合抱,从这粗壮的身躯里可以触摸到时光的脉脉深情。挺拔的胡杨有的七八丈之高,怪异的似苍龙腾越,虬蟠狂舞,好似这湛蓝的天宇竟是被他们有力地撑起来的,令人惊奇不已,叹为观止。胡杨的树叶密密匝匝,也有着独特而有趣的风采。幼小的胡杨,叶片狭长而细小,宛若少女妩媚的柳眉,人们常常把它误认为柳树。壮龄的胡杨叶片又变成卵形、阔卵形或三角形,犹如情人含情的眼眸。进入老年期的胡杨,叶片才定型为椭圆形。更令人称奇的是,在同一棵胡杨树冠的上下层次,还长着不同形状的叶片,显得别有韵致,因此胡杨又称“异叶杨”。抚摸着棵棵胡杨,除了惊奇就是敬畏,这是杨还是柳的树,用两周的灿烂,来覆盖千万年的孤独。它用一种倔强的生长和肆虐的风沙争夺着脚下的每一寸土地,阻止着巴丹吉林沙漠向北扩散,执著地守护着额济纳旗美丽的家园不离不弃。对胡杨的赞美之情又岂是一个“礼”字了得的。

  站在大漠荒原之上,举目四望,你看不到其它更高大的植物,只有胡杨是这沙漠中唯一的乔木,深情的屹立在额济纳河的两岸。戈壁肆虐的风沙飞舞,打得人的脸庞生疼,阳光下那一片片的胡杨林,周身却流淌着一种从容,一种光阴流过缓缓的静美,透着不屈,兀自灿烂。胡杨——这是一种英雄一样的树,历经6500万年风霜血雨依然岿然不动。这是一个坚强的树种,荒漠的干旱摧毁不了它的桀骜,盐碱腐蚀不了它的躯体,活着一千年不死,死后一千年不倒,倒后一千年不朽。它一半在时光中屹立,一半倔强的生长,就这样把人间的悲喜化为力量,在每一个季节的轮回中演绎最灿烂的绝唱。这是一个多变的树种,春夏为绿色,深秋为黄色,冬天为红色,它用变换的色彩装点无情的大漠,温暖盈盈光阴,难怪张艺谋在拍《英雄》时会选取此地,因为这片片胡杨便是大漠真正的英雄。

  额济纳旗达来呼布镇的怪树林却是另一番景致,大片枯死的胡杨树,形态各异、奇形怪状,却有着一种无言的悲壮之美。据说这里曾生长着一片茂密的胡杨林,由于生态的破坏,河水改道,水源断绝,便造成胡杨林大面积枯死,便有了这片“怪树林”。走进怪树林,漫漫戈壁,亘古荒原,没有心目中期待的葱郁的姿态和灿烂辉煌的色彩,只有一棵棵枯死的胡杨,东倒西歪、奇形怪状的渗透出一股狰狞恐怖的气息,令人毛骨悚然。我总想着这些枯死的胡杨或许真是黑将军和他的将士们所化,它们或像作战的士兵般紧紧拥抱,宁愿用死来捍卫每一寸土地,或孤独的仰天长啸却也不屈服这大漠荒原的淫威,或轰然倒地却也不愿失去生命的尊严。在这茫茫的戈壁上,不屈的胡杨缱绻的屹立,将世味熬煮的沧桑都化成了戈壁的幽谧与清绝。这分明是一棵棵死去的胡杨,而我却在这死亡的沉寂里看到了生命的欢欣和尊严,原来死亡也可以是不打折扣的美丽和悲壮。胡杨用最后的庄严和最勇敢的姿态,静静地屹立在深邃的时光中,竟是这般从容和淡定,直到枯死也不失尊严。在大自然赋予它们的坚强里,没有悲哀,只有无限的神圣。一棵棵枯死胡杨就是以这样一种姿态化成启发你灵魂的箴言,等着你有一天走到它的跟前,用呈现的方式启发你。这些凄绝的生命展示出了最为真切的美丽,让我们人类都为之汗颜。

  戈壁呼啸的风沙声打在我的脸上,更打在我的心上,而我也在这呜咽的风沙中听到了不可抑制的悲哀,更从这些枯死的胡杨里看到了人类无知的悲哀和贪婪。不屈的胡杨或许就是用这样的一种死亡是方式在启发着我们人类,这一刻我清楚地知道,生态的危机源于人们心态的危机,拯救胡杨林便是拯救人类自己的家园。枯死的胡杨用生命构成了额济纳的一部分,凄绝、壮美,直至趋向冷寂,只有人类觉醒并反思自己的行为,才是对胡杨最好的祭奠和拯救。时光匆匆,岁月无声,红尘陌上,我们路过一个又一个的风景,唯有胡杨林如勇敢的战士屹立在这戈壁大漠里,一如既往地书写着生与死的较量。

  徘徊在额济纳旗的每一寸土地上,灿烂的色彩让你迷恋,恍惚间你会忘记这里竟是沙尘暴的发源地,有时候天堂与地狱之间也仅仅是一步之遥。大漠之上只有顽强不屈的胡杨好似一个个东归的蒙古土尔扈特人,站得伟岸,站得气壮山河,刚毅无比,任无情大漠也无法动摇它的意志。胡杨,生,便用生命的色彩倾情演绎极致的美丽。死,用悲壮诠释庄严和不屈。这片片的胡杨用生命在守护着我们人类的家园,而我们人类是不是也该少些贪婪,用平和的心态和大自然和谐相处,否则大漠之上留给我们的将是人类的最后一滴眼泪。

作者:    来源:鹤岗日报    编辑:苏德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