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东北网  >  鹤岗新闻网  >  艺文空间

母亲的针线包

//hegang.dbw.cn  2020年11月17日 10:19:47

张洲

 

  若岁月回头,我愿用十二分的力量记下爱的每一缕阳光,不再让悔恨靠近我心房。

  母爱若河,总是扛着九曲十八弯航向,一路慈祥,一路坚强,一路缝补,一路简单朴素。

  总在失去的时候才觉得是那么的宝贵,而留给自己的只是在回首中诉说衷肠。

  母亲走了。母亲没有拿她的针线包,她把往昔的岁月和爱的希望留给我的妻子。

  一个蓝布包里面放着白蓝黑棉线,一个铝制的快要磨平的顶针,一个针葫芦,装着个头不等的钢针,大部分的针头已被头发磨秃。

  简单的针线包陪着我长大,但我从来就没有在意过这个缝合弥补岁月的普通智囊。也许当时我感觉它很渺小、很土,甚至连进入我的记忆的资格也没有。

  我为我曾经荒唐的卑微而感到羞耻,为不知感恩而感到无比的惭愧。

  针线包总是在油灯下打开,母亲用针头擦白鬓上的头发,一针两个窟窿,穿过了岁月一次又一次的忧伤,缝合了一片又一片的星光。

  一双双袜子一个个洞,一个个补丁从脚趾到被褥,堵住了风遮住了雨。母亲的牙齿成了剪线的剪,断了多少次人间惆怅,结了多少个日月的小疙瘩,把一个个梦想缀成家的温馨。

  那碎布拼成的门帘,那蒸笼上的软盖,到处闪着母亲挑灯夜战的影子。有诗意却没人来读出,有温馨却总塞给了家人。有委屈悄悄地藏起来,总是把所有的苦难包在针线包里,一轮轮温暖的笑周而复始,默默地转了一春又一冬。

  缝一年的伤口,补一岁的漏洞。缝缝补补的岁月便将母亲缩写一个老树皮的人生,充满渴望的眼睛深深的陷进了一层层的乡愁里,只盼着儿女们平平安安。

  母亲不再打开她的针线包时,我才读懂了她是岁月那本厚厚的满藏星光的没有人出版的书籍。如山那么雄厚深沉,似河那般清亮而悠长。

  含泪打开母亲蓝色的针线包,晶莹的世界里闪烁着一段岁月的简朴、纯真、善良和顽强的音符。也只有一句话问问自己:我是怎样长大的,母亲是怎么变老的?

作者:    来源:鹤岗日报    编辑:苏德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