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东北网  >  鹤岗新闻网  >  艺文空间

弟弟过年不回家

//hegang.dbw.cn  2021年02月18日 09:55:20

黄廷付

 

  弟弟一家三口在浙江义乌待了好几年了。弟弟在一家企业打工,弟媳妇一边带孩子,一边开着网店,孩子也在那边读幼儿园了。本来弟弟早就说过年回老家的,今年刚好是母亲的66岁大寿,弟弟说要给她过一个像样的生日。

  进入腊月,疫情开始反弹,义乌当地政府发布了“非必要,不返乡”的通知,弟弟和弟媳权衡再三,才给母亲打电话,说他们一家三口今年过年不回老家了。母亲也能理解,她在电话里对我弟弟说:“你们在浙江那边安心过年,不要惦记着我,过生日啥时候都可以过,再说还有你哥哥在家,到时候我们买个生日蛋糕就可以了。现在村里的大喇叭每天都在广播,凡是从外地回来的人都要去镇里的检测点做核酸检测呢。”

  弟弟昨天给我转了一千块钱,让我看着给母亲买个生日礼物。我问母亲需要什么,母亲摇摇头:“我啥都不缺,现在咱老百姓的日子都过得像蜜一样甜,吃也不愁,穿也不愁。”我知道母亲的心思,母亲每年都是从年头盼到年尾,就是盼着过年期间那短暂的团聚,她也期盼着那份久违的亲情。我望着母亲头上白发,还有眼角的皱纹,不禁心头一酸。父亲去世24年了,那时候我们都还很小,全靠母亲辛苦操劳,省吃俭用,供我们读书,给我们成家,可以说母亲为我们操碎了心,母亲看起来比村里的同龄人都苍老得多,所以我和弟弟都想让母亲的晚年能快乐一点儿,可是母亲舍不得离开她生活了大半辈子的村庄,母亲说她在这里我们还有家,还会想念这个村庄,想念这块土地,我知道母亲不舍得离开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那就是这里有我的父亲。

  就在这时候,我的手机响了。我一看是弟弟在和我视频通话,我赶紧接通了,把手机递给了母亲,我站在母亲身后。弟弟一家三口在电话里依次向母亲问好,最后说话的是我的侄子黄征,他今年读幼儿园大班了,他用稚嫩的声音喊奶奶,把我母亲喊得心花怒放,我母亲高兴地伸出手,我赶紧接过手机,对准母亲,母亲伸出双手,做出拥抱的手势,最后小家伙来了一句:“奶奶,我想您了。”差点儿把母亲的眼泪给笑出来了。

  挂上电话,母亲让我教她发红包,母亲说她要在大年初一的早上给她的小孙子发个红包。我在一旁笑着说:“娘,到时候让黄征在电话里给您拜年。”母亲也开心地笑了起来,我看见母亲眼角的皱纹慢慢舒展开来。

作者:    来源:鹤岗日报    编辑:苏德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