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东北网  >  鹤岗新闻网  >  艺文空间

就地过年

//hegang.dbw.cn  2021年02月18日 09:55:21

童谨袤

 

  “有钱没钱,回家过年”,这是多少游子心里最真实的想法,也是多少亲人最殷切的盼望。

  在外生活工作二十多年的我,却很少回家跟父亲过一个团圆年。刚参加工作那几年,只想着一个人孤独地远行,却忽略了《论语》里的一句话“父母在,不远游”。

  父亲在农村生活了一辈子,由于母亲走得早,他含辛茹苦将我和弟弟拉扯成人。父亲像换了一个人似的,一有空闲就给我打电话唠嗑儿,虽然嘴里不说什么,但心里最盼望我常回家看看,哪怕只是吃一顿家常饭小住三五天。

  随着春节的脚步渐渐临近,大街小巷的年味越来越浓。今年是父亲八十大寿。刚迈进2021年大门,我就准备好了父亲的生日礼物,谁知国内多地出现了零星散发病例和局部聚集性新冠疫情,前几天单位也发出了非必要不要返乡,尽量减少人员流动、少聚集、就地过年的倡议。作为一名医生,又是一线防疫工作人员,连日来我都在为此事而纠结。

  一天晚上,我躺在床上又辗转难眠,就地过年的事像大风卷起的海浪在心底翻滚着。记得去年父亲提前一个月打来电话提醒我回家过年,我满口答应。可是不久,新冠疫情突然在武汉爆发,因为回家跟父亲一起过年,我没赶上去武汉支援。时至今日我还很清楚地记得父亲在电话里对我说:“希望你能赶上第二趟去武汉支援,爸不会拉你后腿。”

  回想到这,电话突然响了,拿起来一看竟然是父亲打来的,此时已是深夜11点多钟,父亲从来没这么晚打过电话,于是我赶紧接了起来,正如我担心的那样,他又提起回家过年的事。

  “爸,您放心,我早就准备好了,年前一定赶回家。”抱着手机,我一口气说了七八分钟。父亲一直在电话那边听着,时不时地“嗯”一声,算是回答。“爸,机票我都定好了,过完年,我还想让您到大城市安享晚年。”我正说得起劲,父亲突然打断我的话说:“你说过很多次了,爸不是没想过。”突然他停顿了一下,话锋一转继续说:“我从新闻上看到,大多数城市都提倡就地过年,爸这么晚给你打电话过来,就是想告诉你,2020年的新冠疫情,给多少亲人带来了伤痛。今年爸希望你就地过年。”“爸,这怎么行?今年是你八十大寿?”我急切地问。父亲语气严肃又不失幽默地说:“这咋不行?这年年年过,我们也该给它放个假吧!”

  父亲说得情真意切,令我动容。第二天跟弟弟聊起此事,他说父亲也给他打了电话,原来在疫情防控依然严峻的情况下,父亲也响应政府号召,让我和弟弟就地过年。

作者:    来源:鹤岗日报    编辑:苏德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