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东北网  >  鹤岗新闻网  >  艺文空间

年画曾是一道最美的风景

//hegang.dbw.cn  2021年02月18日 09:55:21

王春玲

 

  很多人对小时候过年的记忆依然清晰如昨。在我的印象里,过年是炸响的爆竹,是红红的对联,是诱人的饺子,是长辈的压岁钱,还有今天几乎已经消失了的年画。买画贴画看画,是我童年记忆里一道最美的风景。

  从前在我们家乡有这样的俗语:“有钱没钱,买画过年。”临近过年,父亲赶集办年货,挑选年画也是重要任务之一。年画拿回家,我们往往要擦干净手,打开先睹为快。爷爷是戏迷,父亲为他买张《智取威虎山》剧照或《苏三起解》。哥哥喜欢梅兰竹菊荷,父亲自然忘不了。那张孙悟空大闹天宫或者哪吒闹海的年画,则是我喜欢的。当然也少不了五谷丰登和大胖小子之类的年画。

  除夕那天,院内院外打扫得干干净净,贴上对联和过门钱,就呈现出一派祥和喜庆的气氛。然后开始在室内张贴年画,这活儿由大哥和姐姐负责。贴新年画时,先要撕掉旧的,清理好墙面。揭下来的旧年画也是抢手的宝贝,大哥和姐姐把它们留起来包书皮用。贴上年画,屋里焕然一新,喜气倍增。我趴在炕上一动不动看上老半天,忙进忙出的父母亲也忘不了高兴地瞄上几眼,爷爷则会坐在屋内那张老式木椅里,袖着手看画,即兴哼唱一段京戏。

  大年初一,年轻人要给村里的长辈们拜年,吃过热腾腾的饺子穿上新衣服出发了。像我这样的孩子还不懂斯文,到了长辈家里,就亮亮地喊一句:“爷爷奶奶过年好啊,糖果少不了啊!”长辈们高兴地应和着,把糖、花生往我们手里塞。我们没有多少话说,就看墙上的年画。有些年画就像那个时代的小人书,是有故事情节的,长辈们就主动讲给我们听。当然他们忙着迎来送往,不可能讲得太详细。我惦记着回家后缠着爷爷细细地讲。

  从童年到少年,我见证了年画由盛及衰的历史。年画曾经一度很繁荣,工艺越来越精致,内容也越来越丰富,祖国的名山大川、文物古迹、湖泊大海、影视明星、香车美女等,无不入画。后来随着人们住房条件的改善,家居装饰方式越来越多样化,也由于人们的文化生活越来越丰富,年画已经不能适应这种变化,被淘汰进了历史。

  然而年画是镌刻在我心里的风景,任沧桑漫卷,流年飞度,都不曾失去颜色。因为年画承载着我太多欢乐和甜蜜的回忆,包裹着浓浓的亲情难以割舍。

作者:    来源:鹤岗日报    编辑:苏德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