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东北网  >  鹤岗新闻网  >  艺文空间

母亲的年粽

//hegang.dbw.cn  2021年02月18日 09:55:21

汪爱贤

 

  对于我来说,最难忘的年味儿,不是绚烂的烟花爆竹,也不是塞满口袋的红包糖果,更不是团年饭满桌的美味佳肴,而是母亲包的年粽。

  每年大年三十儿那天,母亲清扫完庭舍,购置完年货外,包年粽便是她当天的重头戏了。母亲首先将粽叶洗净,然后放到烧开的水里稍微烫一下,以增加粽叶的韧性。接下来母亲便将浸泡过的绿豆放到筛子里反复地搓来搓去,再把筛子连同搓过的绿豆,放到水里将绿豆壳过滤掉。

  母亲包年粽用的馅料,除了绿豆外,还有精选的五花肉。脱去壳的绿豆加入适量花生油、盐、味精、麻油拌混待用。五花肉则辅以五香粉、麻油、酱油、糖、酒、醋等,腌制半小时即可。

  母亲包的年粽分大、中、小几种。包小年粽,母亲一人便可独立完成。包大只的年粽,二哥会帮母亲搭一把手。只见母亲将粽叶一张叠着一张排在八仙桌上,然后用八角碗盛起两三碗糯米,倒进叠好的粽叶上,均匀地摊开,接着抓起一把绿豆放在糯米上面,再依次放上五花肉、绿豆,最后又再铺上一层糯米。接着母亲将一头的粽叶卷起,并吩咐二哥双手按住,再将另一头的粽叶卷起,用力往八仙桌的边沿压下去,然后绑上草绳。

  煮熟的年粽,以一斤或二斤重的居多,适合当早餐食用;而五斤重的年粽,通常是有客人来拜年才吃;十斤重的只包两只,一只供母亲回娘家拜年,另一只则等到哪一天,家里不约而同来了好多拜年的客人时,便拿出来作款待。一时还吃不到的粽子,母亲则用绳子扎住,一只只吊在阁楼下面,一来防鼠,二来又好看。

  母亲包的年粽,总是包得比别人好,先不说味道,就外观来看就胜一筹。我看到别人家包的粽子,有头尾大小不对称的,有粽叶裂开露出糯米的,也有草绳绑得疏密不分或松散开的。母亲包的粽子可不一样,长短适中,方方正正,有棱有角的。母亲说包粽子就像做人一样,也要端端正正,四面得体,该有角的地方不能圆,粽子中间该饱满挺拔的地方就得挺起来,这样的粽子看起来才结实精神。

  母亲包年粽这样认真细致,味道自然就不用多说了。当我们打开粽子的时候,首先闻到的是一股扑鼻而来的清香味,那是粽叶和糯米组成的特有香味。粽子的表皮由于吸收了粽叶的颜色而变成了淡绿色,看着就能让人产生一种对田园风味的向往。最让我们流口水的是粽子里的馅,甘、香、软、绵、滑集于一身,即使这样我们也舍不得大口大口地吃。

  有好几次,我发现我们兄妹几人吃粽子的时候,母亲总是不吃的。有时我们叫她一起吃,她拗不过我们,便挑一些粽头粽尾来吃。母亲说,粽头粽尾最柔软,适合她的胃,她最喜欢了,我们竟也信以为真。还有一次,我们都吃饱饭出去玩了,母亲趁大家不在家,便到阁楼底剪下一只粽子来煮热着吃。当时年幼无知的我,竟然起了好奇心,要抢着母亲的粽子来试一试。当母亲很不情愿地把粽子送到我口中时,我吃到的竟是满口难以下咽的绿豆壳!

  原来那小小的年粽里,还藏着母亲的小秘密。而多年以后的今天,我再回首童年的往事时,才理解母亲那时的心思,她总是愿意把最好的给儿女而忽略了自己。岁月悠长,粽香绵绵。如今想吃什么馅的粽子随时都能买到,但对于我来说,母亲的年粽,才是我最好的年味儿。此刻我仿佛又闻到了儿时那醉人的粽香,感受到了母亲那慈祥而关爱的目光。

作者:    来源:鹤岗日报    编辑:苏德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