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东北网  >  鹤岗新闻网  >  艺文空间

亲如兄弟的战友情

//hegang.dbw.cn  2021年07月31日 06:58:46

马庆民

 

  高二那年,父亲带我去过一趟省城武汉,那是我第一次走出大山踏进城市。

  站在龟山的顶上,极目楚天,晴川历历、芳草萋萋,这里的一草一木,仿佛都在幽幽地召唤着沉睡的记忆。

  父亲细细地端详着远处,良久才叹了口气说:“一晃这20多年了,还是这么熟悉啊!”一抹亮光从父亲的眼睛里掠过,闪烁着我并不能读懂的心事。

  父亲指着江边的一片工地说:“那是我曾经驻守过的营区。”接着父亲像打开了回忆的闸门,略显激动地用手指着,那里是大门,那里是哨位,那里是宿舍……我仿佛在父亲的诉说中,看到了他曾经意气风发的身影。

  从龟山下来,我同父亲拜访了他的老战友。故友重逢,父亲一改往日的沉稳内敛,紧紧地抱着老战友泪流满面。

  踏上归途的火车前,当我再回头看这座城,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感藤蔓,在我的心房里交织延伸。

  第二年,我踏上北上的火车,开启了我的军旅生涯。东北的天气地冻天寒,滴水成冰,我非常不习惯。加上严格的管理、高强度的训练,让我身心俱疲,一度后悔听从父亲的建议来到部队。于是在信中质问父亲:“你明知道部队这么苦,还故意送我来,我不懂为什么?”

  不久父亲回了信,并不像之前那般苦口婆心的讲一堆道理。我至今清晰的记得,父亲只写了一句话:“那就等你读懂兵味!”望着满头繁星,我苦苦思索着,兵味是什么?

  后来的日子忙碌冲淡了我的疑惑。考学、分配、结婚……十几年弹指一挥间。直到这次面临走留难以抉择时,我拨通了父亲的电话,想征求一下他的意见。

  电话那头父亲沉默片刻说:“你已经是一个兵味十足的老兵了,自己的事应该自己作主,爸不干涉你的选择。”

  放下电话,我久久不能平静。回忆起自己十几年来的军旅时光:无数次战术场上摸爬滚打,流血流汗;无数次武装越野的你追我赶,汗流浃背;无数次演习场上的排兵布阵,红蓝对抗;无数次抢险救灾,逆行而上……不知从何时起,这些都变成了我喜欢的感觉,它们已经成了我生命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放眼这座熟悉的军营,我想起父亲在龟山上的眼神,似乎明白了父亲对那片工地,念念不忘的原因——那里有父亲藏进迷彩里的信仰,那里有父亲青春的影子。

  这一刻我读懂了父亲所说的兵味,那是亲如兄弟的战友情深,那是融进血液里的家国情怀。那是想家时,吉他里弹出的丝丝乡愁。那是一路走来再回忆时,眼睛里的点点泪光。

作者:    来源:鹤岗日报    编辑:苏德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