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东北网  >  鹤岗新闻网  >  艺文空间

三代人吃月饼

//hegang.dbw.cn  2021年09月21日 09:53:05

叶生华

 

  那年的中秋节,我妈一早打开了衣柜门,手伸进一堆破旧衣服里,摸出了一包东西,撕开包装纸,一排圆圆的饼,饼的面上翘起一层层的皮,许多饼皮掉在包装纸上成了碎屑。我妈说:“完了完了,霉掉了。”

  这包苏式月饼,是两个月前亲戚来我家作客时送的。我妈没让我们吃,说要留着等中秋节再吃。我问:“为什么要等中秋节再吃呢?”我妈没工夫跟我扯闲话,直接把月饼拿进房里藏了起来。

  看着生了霉点的月饼,我妈的脸上挂满了惋惜,边掐月饼上的霉点,边后悔忘了拿出来晒晒。我妈将月饼摊在一只竹箩里,搁在高高的地方让太阳晒。傍晚时我妈收起月饼,检查一下是否有霉点没掐干净,然后给我和妹妹吃。大概存放太久加上被太阳晒的缘故,月饼硬梆梆的,但还是好香好甜。我大口地吃,我妈喊:“慢点儿吃,吃多了会拉肚子。”我妈既想让我们品尝月饼的美味,又担心发了霉的月饼吃出毛病。

  三十年后听我妈讲这段月饼故事的时候,岁月已进入到上世纪九十年代,我的儿子也到了嚷着吃月饼的年龄。改革开放使物质大丰裕、物流大畅通,广式月饼成了月饼市场的新宠,苏式月饼被挤在了市场的角落。

  下班回家,我带回一盒广式月饼。儿子见了就想吃,我劝儿子:“等明天中秋节全家人一起吃。”儿子问:“为什么要等明天中秋节了再吃呢?”儿子的问话触动了我,当年我也问过这样的话。我当即拆了盒子,拿出月饼,让儿子先尝为快。

  中秋佳节,村子里飘起了袅袅炊烟和各种菜香。我把餐桌搬到了屋外水泥场上,全家人围桌而坐,边喝边吃边聊,等着月亮升起来。儿子嫌月饼皮味淡,掰开月饼专吃里面的馅。我感叹说:“当年连发霉的月饼也觉得好吃啊。”妻子数落我:“三十多年前的老黄历了还提!”

  时光如梭,现在轮到孙子跳跳嚷嚷着吃月饼了,中秋节未到就在问:“今年吃哪种月饼呢?”

  各种月饼包装精美花样迭出,现在又时兴手工烘焙自己做月饼了。月饼可选择的品种和款式太多,而且平日里想吃就吃,难怪跳跳在问吃哪种月饼。

  我家餐桌上摆着广式月饼、苏式月饼和自家手工制作的蛋黄酥月饼。三种月饼任意选,可我老是想起当年那个起了霉点的月饼,想到那时候的馋。看着孙子跳跳在一堆月饼里东挑西拣,我没把“老黄历”说出来。

  城里的高楼好像在比赛,一幢比一幢高,把中秋节夜晚初升的月亮给挡住了,孙子跳跳问:“月亮婆婆在哪里呢?”我说:“今晚有很多人家邀请月亮婆婆吃月饼,月亮婆婆要等会儿过来。”月亮终于升上了楼顶,跳跳欢呼起来:“月亮婆婆来我家吃月饼啦!”

  脑子里又浮现我妈给月饼掐霉点,饼皮掉落,晒月饼……思绪控制不住,索性任由蔓延,但我还是没说出来。老故事已经泛黄,新日子来日方长。时光静美,珍惜当下吧。

作者:    来源:鹤岗日报    编辑:苏德媛